首页 科技服务正文

美团外卖困境:多留8分钟就能解决骑手安全问题?

admin 科技服务 2020-09-17 04:19:20 2 0

原标题:美团外卖困境:多留8分钟就能解决骑手安全问题?

美团多留出8分钟等待时间,就能解决外卖小哥的人身安全问题吗?

近日,《人物》刊发的一篇报道《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引发了社会对于外卖小哥人身安全的关注。报道称,包括美团、饿了么在内的中国几大外卖平台,其算法系统与外卖骑手实际工作的大量冲突,直接导致外卖小哥遭遇交通事故的数量急剧上升,使得外卖骑手已经成为最危险的职业之一。

“送外卖就是与死神赛跑,和交警较劲,和红灯做朋友。”一位外卖骑手这样说,社会公众对于外卖小哥的同情和关注情绪也迅速发酵。

对此,饿了么、美团平台第一时间做出回应。9月9日,饿了么表示增加新功能,让消费者多等5分钟;美团方面则表示,“没做好就是没做好,没有借口”,将会给骑手留出8分钟弹性时间,增强配送安全技术团队,重点研究技术和算法如何保障安全。

但是,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美团、饿了么等平台竞相延长等待时间的背后,出于平息外界舆论的因素和考虑似乎更多。

以留出等待时间最多、外卖骑手安全事故发生率较高的美团为例,多留8分钟,真能解决长期存在的外卖骑手人身安全问题吗?

1

美团骑手都有正规的劳动合同吗?

合同里有没有“五险一金”?

“没有真正起作用的工会,劳资双方无法形成平衡,才是‘外卖困境’的关键。”有媒体人士这样对《企业观察报》说。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报道中称,2017年上半年,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数据显示,在上海,平均每2.5天就有1名外卖骑手伤亡。同年,深圳3个月内外卖骑手伤亡12人。2018年,成都交警7个月间查处骑手违法近万次,事故196件,伤亡155人次,平均每天就有1个骑手因违法伤亡。2018年9月,广州交警查处外卖骑手交通违法近2000宗,这其中美团的外卖骑手占一半,饿了么排第二。

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副院长郑广怀团队的一份调研报告指出,根据《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是在现实中,由于平台经济灵活用工的特点,加之一些平台企业力图规避责任且平台工人的权益意识又相对缺乏,很多平台企业都没有与劳动者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

在其调研中,40.82%的外卖员和快递员没有签订或不清楚劳动合同。他们可能仅仅只是签订了简单的协议,甚至有些还是口头协议,尤其是在“众包”模式中,平台企业更是巧妙地避开了与平台工人签订劳动合同。

就是说,多数外卖骑手和外卖平台之间形成了复杂的雇佣关系。很多外卖骑手往往不跟平台直接签约,而是通过一些App跟第三方劳务公司签约,且劳务公司频繁更换。当出现事故的时候,容易导致多方相互踢皮球。

一位来自河北的美团外卖骑手对《企业观察报》说:“我在北京送外卖,但是没有正式的劳动合同,很多事情也没有办法得到公司的保障。只希望配送迟到了可以不要罚款那么多,每一单可以多给点钱。”

展开全文

原某律所知名律师徐志文对《企业观察报》分析称,外卖骑手到底是不是外卖平台的员工,双方是否为劳动关系,他们与互联网平台或是中间承包商之间是劳动关系还是劳务关系,这是目前最关键的问题。

如果是劳动关系,法律会偏重劳动者,用人单位须为劳动者承担安全、社保等各种责任,其工资制度也应严格受劳动法律法规约束,如果是劳务关系,则意味着双方平等的民事合作关系,其权利很难得到保障。

现实情况看,大部分的外卖骑手基本都是劳务关系,由于大部分都是无劳动合同、无社会保险、无劳动保障的“三无”人员,导致“以罚代管”现象普遍(也就是我们看到的外卖迟到后,会被罚款或是给差评后也会被罚款),也正因为如此,外卖小哥闯红灯、出事故频频发生。这种做法相当于将本属于企业的经营风险,转嫁到劳动者身上。更有甚者,在服务过程中,发生安全事故,本应由用人单位承担的赔偿责任,往往也落到了骑手身上,而相关企业得以置身事外。

郑广怀团队还在其调研报告中指出,研究发现,外卖平台对外卖骑手“五险一金”的覆盖面十分有限,覆盖面最广的意外伤害险也只有49.31%的平台工人享有。由于外卖和快递人员每日需要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来回奔波,其工作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在遇到交通事故时,62.17%的配送员表示需要自己承担责任,得不到工伤、医疗保险的救助。

类似的事件其实前些年也发生在刚刚诞生的网约车行业,网约车司机是否属于网约车平台的正式员工被掀起一个风波。

2016年,英国伦敦地区几名Uber(即“优步”)司机状告优步公司,称公司不提供带薪休假、不支付病假工资属于非法行为。劳动争议庭裁定公司应将使用其应用程序的司机视为公司员工并提供相应待遇,优步公司随即提出上诉。劳动上诉法庭对此案作出裁定,驳回优步公司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法律行业媒体《法影斑斓》指出,劳动争议庭将优步与优步司机之间的关系描述为:优步司机通过提供运输服务纳入到优步公司运营中,优步司机就要服从优步公司的安排和管理。这不同于司机从事私人运输工作时,每接一单就与乘客直接达成一个独立合同关系。通过对双方诉辩称的判断,劳动争议庭明确否认了合同文本中所称“代理”的性质。但劳动争议庭并没有忽视代理法的原则,而是通过考虑优步司机和优步公司之间约定权利义务的实质,认为优步伦敦有限公司并非优步司机的“代理人”。

同样的道理,外卖骑手与外卖平台也更加应该属于劳动聘用关系,应该签署正式合同。这一举措不仅会给骑手一个最基本的劳动保障,同时在对待配送超时、闯红灯、逆行而造成的交通事故问题也或许会有更明确的员工约束制度来解决。

2

延长8分钟等待时间,

美团把改善现状的义务推给了消费者?

针对公众对外卖小哥、平台系统的关注,美团外卖在9月9日晚间发布公告声明,表示将更好优化系统,在为用户提供准时配送服务的同时,调度系统会给骑手留出8分钟弹性时间;同时改进骑手奖励模式,让骑手在保障安全的同时获得更实际的回报。

声明中,美团外卖从优化系统、安全保障、改进骑手奖励模式、骑手关怀和倾听意见等角度,回应了公众关注。

美团外卖表示,会更好优化系统:给骑手留出8分钟弹性时间,留给骑手等候延迟的电梯,在路口放慢一点速度;恶劣天气下,系统会延长骑手的配送时间,甚至停止接单;同时升级骑手申诉功能,对于因恶劣天气、意外事件等特殊情况下的超时、投诉,核实后,将不会影响骑手考核及收入。

而关于美团与骑手劳动合同的更多详细信息,截至发稿前,美团方并没有回复《企业观察报》的采访。

针对美团等外卖平台延长等待时间的决定,央视著名主持人白岩松公开声讨这一调整。

白岩松说,坚决反对用“多等5到10分钟”去解决外卖小哥的人身安全问题,因为解决这个问题真正要靠的是平台和监管,不能甩锅给消费者。“一旦消费者很温暖,选择可以多等5到10分钟,外卖小哥就会先给那些不愿意多等待的客户送餐,这会出现越宽容、越温暖的人越吃亏的现象,这不合适。”

另外,在这层逻辑里面除了外卖骑手和消费者,其实还有两个角色:商家和平台。

《企业观察报》采访了多个外卖骑手后获知,外卖骑手平均每一单可以赚5-6元钱,而为了骑行中有所保障,每个人每天需要交3元的保险费用,以此来当做可能会发生事故后的保险保障。

外卖骑手送货所使用的电动车,也并非平台提供,而是自己掏钱购买的。同时,只要外卖小哥配送迟到1-5秒,每单所获得的利润就会减半,如果超时更多,那么扣除的费用也会更多。

还有骑手告诉《企业观察报》,美团等外卖平台存在不断升级、不断压缩配送时间的情况,分给骑手的订单也越来越不够人性化,很多已经不再是就近派单,这无疑给骑手们准时配送增加了更大的难度。

外卖骑手表示,很多时候迟到并不是自己的原因,而是商家出餐过慢。可是商家也表示很委屈。一位不具名商家对《企业观察报》表示,每天饭点儿的时候订单一单单地来,后厨也在加紧出餐,可是平台一共给的时间就很少,商家一面想多赚多接单,但是有时候在饭点儿或者生意火爆的时候,堂食甚至都在排队,外卖骑手再着急也是要等的,偶尔也会发生外卖骑手跟商家发火催单的时候。

其实认真分析下来可以看出,整件事情就是商家、骑手、消费者和平台之间的利益博弈,而这个矛盾产生的根源在于外卖平台的诞生,那么也就意味着,平台再怎么调整策略和制度,也不可能是以牺牲自己平台利益为前提的,所以吞噬利益的往往就在剩下的角色里面逐个剥削。

而在这几个角色当中,消费者肯定是站在最顶端的,其次是商家,最下面的是外卖骑手,最下面的也是最容易被压榨的。

对于平台时间制度的调整,当然明眼人也都能看到这背后存在的不合理性。

“外卖平台在利用现代科技给自己带来便利、降低经营成本的同时,但却没有承担起相应的风险。消费者真正需要的,并非是缩短的5分钟送餐时间,而是可预期的送餐准时性,看似‘人性化’的新功能,无助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反而把改善现状的义务推给了消费者。”对此,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李旻对《企业观察报》表示。

李旻进一步表示,派送的时间限制和对骑手的惩罚应当在合理的范围内,比如,送餐路线不应违反交通规则、送餐时间应当预留一定的容错时间、受到的惩罚应当与其获得的报酬相匹配。此外,还应该有畅通、高效的申诉渠道,避免系统误判。从文章的报道来看,外卖派送的时间限制和惩罚规则显然是不够合理的。

其次,就缩短派送时间和变更惩罚规则来说,外卖平台属于电商服务平台,需要受《电子商务法》的约束,《电子商务法》第三十四条明确规定,平台修改服务协议和交易规则的,应当在首页显著位置公开征求意见,并采取合理措施确保有关各方能够及时充分表达意见。修改内容应当至少在实施前七日予以公示。因此,如果该规则的变更未能满足上述要求,对骑手来说,应当是无效的。

3

谁才是利益压榨者

随着近几年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快速发展,外卖平台的订单不断大量增加,同时,与之伴生的消费者、平台和外卖小哥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深。

网经社分析师陈礼腾对《企业观察报》表示,观察中国在线外卖行业发展情况,据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DATA.100EC.CN)显示,2019年在线外卖行业交易规模2912.5亿元,同比增长仅为17.43%,创下2012-2018这八年来的历史新低。这似乎也证明了在线外卖平台订单量增长放缓背后,平台、商家、骑手和用户之间的关系正在走入“瓶颈”期的同时,平台管理缺陷、商家粗放经营等问题也渐渐凸显。

其实曾在2019年末,在大家都熟悉的一档综艺节目《奇葩说》里,就曾经探讨过关于外卖骑手配送迟到要不要投诉的话题。

奇葩说元老级辩手马薇薇经历过外卖员点的外卖耽误了一个小时才送到。她说:“本该半小时送到的外卖一个半小时才送到。”她没有发怒也没有咆哮,温和地对外卖员说,“我能理解你的不容易,也能理解路上的堵车,虽然你态度很好,但我还要投诉你。”外卖员就不理解,马薇薇说:“我如果不投诉你,对那些按时到达的外卖员不公平……”

但如今,这个饱受争议的话题由于外卖系统时间不断被压缩,外卖骑手违章事故频发再度被重新提起。

究竟这看似不公平的多种关系里面,谁才是利益压榨者和利益被侵害者?而外卖骑手与外卖平台的关系究竟该如何被定义?

外卖骑手养成条件门槛很低,“只要身体健康,年龄在18-50周岁之间,有一部智能手机,就可以申请成为美团骑手。”智能手机在当下这个互联网时代,已经相当于一条裤子这样理所当然。于是外卖骑手成了大城市里外来务工人的首选。

底层的小人物对于平台的规定是没有任何发言权的,因此在不断缩短的配送时间下,为了可以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规定动作”,闯红灯、逆行、违章、超速成了完成工作的“捷径”。

可人生没有捷径,这些“犯规动作”一定会带来事故频发的后果。如今追究其背后责任,其实是讲不清楚的。

骑手背后的规定是平台,平台背后的用意又是为了消费者的满意,可消费者花了钱也是为了可以买到与花出去的金钱对等的准时配送服务,那么,这个锅究竟要甩给谁?

结果是,这个锅谁也不愿意接。

END

编辑|思洋 校对|坚果 视觉|牛小伟

文章已经在微信公众号原创发表,

需要转载,请在公众号后台联系。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