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互联网正文

原创 蜻蜓和喜马拉雅卖给字节跳动,可乎?

admin 科技互联网 2020-09-17 04:17:09 2 0

原标题:蜻蜓和喜马拉雅卖给字节跳动,可乎?

上周,《时代周报》的一位媒体朋友给我打电话,和我探讨了中国在线音频产业发展的一些问题。

我们为这个行业“好几亿的用户体量,三大主要平台加起来收入只有几十亿,而且多元发展屡屡碰壁”的现状感到惋惜,恨其不争。

这两年,我们的媒体关于喜马拉雅、蜻蜓、荔枝等平台的报道不计其数,把这三家存在的各种问题也都三番五次的指了出来,但没人真正提出建设性的改变办法。

我自己身兼音频博主(签约蜻蜓,制作几百期音频内容)和音频行业观察者两个身份(撰写了数十篇行业分析文章)。深刻的感受到这个行业看起来问题和矛盾纷杂,但真正的问题核心是“该如何给更多内容展现机会,如何让更多用户听到更多维度的声音”。

而造成这个问题的根本原因就在于蜻蜓、喜马拉雅等平台没有掌握“算法”核心技术,无法做到内容精准推送和呈现。PS:这么说喜马拉雅肯定不同意,喜马拉雅“每日必听”不就是一个AI推荐的栏目吗? 在我看来,这个栏目还远远算不上精准推送,依然停留在几年前“你听了什么,就一直给你推荐什么,最终让你钻入牛角尖”的水平。

我们跳跃下,回顾下另外一个话题。

当年酷狗、酷我磕磕碰碰发展了很多年,用户量都很大,知名度也很高,但行业影响力和收入、利润等真正的核心指标却一直上不去。怎么办?该如何破局?很简单,卖给了超级巨头--腾讯,并且和腾讯系的QQ音乐、全民K歌一道组成了TME集团。

仅仅几年时间,借助腾讯的资源和势能,TME集团体系中的四大业务集体都上了一个台阶,并且相互协作,互为犄角,构建了极强的行业竞争力,成为在线音乐行业唯一的霸主。

卖身前,酷狗和酷我等等加起来也就几十亿的收入,现在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一年有254亿的营收,发展速度堪称坐上火箭。影响力更是与日俱增,在全球范围内都可以和欧美巨头一较高低。

当年酷狗和酷我的困境和今天喜马拉雅、蜻蜓看起来不一样,但究其核心是相似的。所以,打破困境的办法也可以用来借鉴。在当下的互联网行业,最适合拿下喜马拉雅和蜻蜓并且助力其上一个台阶的巨头,莫过于字节跳动,因为字节跳动拥有解决喜马拉雅、蜻蜓问题的钥匙。

这枚钥匙就是字节跳动的“算法”,拥有了算法利器,字节跳动先后在资讯内容分发、视频内容分发两个领域取得巨大成功,此后TikTok在海外的成功也证明了这种算法优势可以全球通吃,非局限于中国市场。

这两年字节跳动不断的“出圈”,进行多元发展,涉足智能硬件、搜索、即时通讯、办公、游戏、电商等等领域。这些赛道,字节跳动当然可以自己做,但我想如果能够“花钱买时间”岂不是更好的选择。

当年TME刚刚成立的时候,在线音乐只是一个几十亿盘子的小行业,被腾讯改造后提升到了几百亿。现在在线音频也只是一个几十亿小盘子的行业,如果能够通过算法的赋能,从源头改变目前行业存在的诸多问题,同时进行裂变发展,开发多元营收服务(要把广告、内容付费、电商、游戏作为重点,硬件能砍则砍),数年内成长为几百亿盘子的巨头,未尝不可能。

这两年,喜马拉雅和蜻蜓都处在相对的估值洼地,字节跳动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复制下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的成功历程,不香吗?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