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创业正文

原创 京东数科股权曝光:陈生强持股4% 他这样做数字科技

admin 科技创业 2020-09-12 16:33:06 3 0

原标题:京东数科股权曝光:陈生强持股4% 他这样做数字科技

雷帝网 雷建平 9月12日报道

京东数科昨日向科创板递交招股书,计划募集资金总额为203.67亿元。一旦上市,京东数科将成为科创板的“数字科技第一股”。

IPO前,京东集团通过其境内设立的外商独资企业江苏汇吉协议控制内资企业宿迁聚合,并通过宿迁聚合间接持有公司36.80%的股份,为最大股东。

京东集团CEO刘强东直接持有8.86%股权,通过领航方圆、宿迁聚合、博大合能间接控制京东数科本次发行前总股本的41.49%,共计占本次发行前总股本的50.35%,通过特别表决权安排控制表决权总数的74.77%。京东数科CEO陈生强持股为4.23%;红杉鸿德持股为2.68%。

刘强东给陈生强提了两点要求

刘强东当初为什么要做京东金融?这源自于刘强东对于行业的敏感,他清楚京东自身的竞争优势及真实的客户需求。

不同于当时的一些平台型电商,京东从创建初期就拥有稳定的供应链,而且京东组建了强大的自建物流体系,有最真实和完整的供应链数据。京东的定位就是要做供应链的增值服务商,这就意味着京东既可以通过物流帮助商家降低物流成本,通过技术投入给商家带来最前沿的技术,也可以通过积累的数据与金融机构合作,解决商家的贷款难、贷款慢、利息高、时间久、靠关系等困难。

展开全文

刘强东也曾经仔细地研究过沃尔玛等这些全球供应链企业的巨头,认为通过互联网的手段提升金融服务的效率和体验是完全可行的。但当时刘强东苦于找不到一个人能够担当金融业务的领军人物,最后,刘强东把目光放在了时任京东商城CFO陈生强的身上。

一开始,刘强东让陈生强做金融,陈生强心里是拒绝的。陈生强认为:第一,成为上市公司的CFO是财务从业者最崇高的理想;第二,财务不等于金融,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充满了不确定性。

最终,刘强东说服陈生强做京东金融,还给他提了两个要求。

那是2013年10月,陈生强在美国,有一天刘强东开车载他去曼哈顿,陈生强坐在副驾驶上。当时陈生强就问刘强东,你对金融有什么要求?

刘强东提了两点,第一点,最苦最难的活是最有长期价值的,要坚持去做,就像京东的物流。现在大家可以发现,越来越多的人是因为京东的物流选择了京东的电商,物流已经变成了京东真正的核心的优势。第二点是,如果有100块钱,你赚70块钱就可以了,剩下30块钱留给别人去赚。

做科技才能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

陈生强认为,自己对京东最大的贡献,不是融了十几亿美金的钱或者其他的东西,而是搭建了整个京东的经营分析会体系。京东的经营分析会是财务部主导的,直接体现出来问题点在哪里,差不多有一千个指标,把所有的东西,所有的流程,每一个环节每一个点全部都抠出来。

2015年三季度的时候,陈生强很焦虑,一直在思考路的方向。当时,他决定把公司定位成金融科技的时候,很多东西串起来就开始变得不焦虑了。

“那个时候市场上没有人做金融科技。公司的管理层在讨论公司定位的时候,我说,其实我们做的事情,本质还是以金融为核心,只不过是更多的以技术为手段。基于这个逻辑,我说我们就定位为金融科技公司吧。然后有人跟我说,‘金融科技’公司比较土,叫‘金融技术’公司洋气一点。当然,最后我们还是把公司定位成了金融科技公司。”

京东数科战略转型并非一帆风顺,当初也遇到高层阻力。最大的一次是2015年从做金融转向做科技,他做了9个月的说服工作。有人说,自己拿牌照赚舒服钱,怎么不好。有的人还离职了。

最终,陈生强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内部有惰性,那就要创造一条鲶鱼,搅着大家能动起来。对抗有时候是好事。

要坚持做有长期价值的事情

陈生强曾说:“我基本不跟别的公司去对比规模之类的,因为我觉得这种相比没有意义。我经常在内部说‘胜与不胜在于彼,败与不败在于己’,如果你犯得错误比别人少,你有机会胜,但是败则一定败在我自己,不会败在别人那。所以,我比较少看谁比我强,我比谁强,没什么意义。”

智能城市是京东数科的战略。2017年末京东金融做了一个行业活动,现在的京东数科副总裁郑宇被请去了。他旁边坐着一个瘦小的人,几个小时都笔直腰板。郑宇跟那人说,哥们你腰不酸吗,我都受不了了。后来郑宇上台演讲,那个人听到半路就跟旁边的副手说,我想把郑宇挖过来。这个人就是陈生强。

那是陈生强跟郑宇第一次不期而遇,后来陈生强找他聊天。郑宇说,我是给政府提供科技服务的,让政府更好的服务于企业和老百姓。陈生强说,这就是我们做的B2B2C,我们是第一个B,给第二个B提供科技服务,让第二个B更好的服务C,第二个B可以是政府,政府是个大B,就是B2G2C。郑宇感觉这个东西跟自己的如出一辙,就动心了。

之前来挖郑宇的大公司都说智能城市是战略,郑宇没有信。陈生强也说智能城市是战略,郑宇信了。京东城市一上来是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来做。做这件事情不能按照卖云的逻辑,或者电商的逻辑,得是新的独立的逻辑。如果没有一个单独的机制和独立的部门完全按照自己的设想来定战略和架构,一定做不成。

有两年,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基本上属于风生水起,随便做一个公司就能融到钱,估值1亿美金、2亿美金、3亿美金,甚至10亿美金。随后几年陆陆续续一堆跑路的公司,有卷了10亿人民币的,有卷了100亿人民币的。大家做很多事情的时候,更多的是在看眼前,做“B2VC”的活,很浮躁。

陈生强则表示:“从我的角度,我希望把这家公司做得很长久,我希望这是一个我一辈子做不完的事情。所以,我在想,是什么可以支撑我们到达这个目标呢?最后我想到信仰这个词,企业信仰。”他认为:“在方向上,我们做什么不做什么,我们要坚持做有长期价值的东西,有社会价值的东西。”

———————————————

雷帝触网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若转载请写明来源。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