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创业正文

即将上市的Yalla,也许只是“看上去很美”

admin 科技创业 2020-09-11 02:15:20 1 0

原标题:即将上市的Yalla,也许只是“看上去很美”

文丨出海瞭望

文丨出海瞭望

在第一次上市传闻过去近一年后,Yalla终于正式开启了IPO之旅。

当地时间9月8日,出海语音社交平台YallaGroup Limited(以下简称“Yalla”),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F-1招股书,计划于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YALA”。

招股书显示,Yalla在用户和营收方面均保持着较高增速,月活突破千万,半年收入超5000万美金,并已成为“中东最大的语音社交和娱乐平台”。

总体来看,Yalla增长强劲、数据喜人、标签性感。但华丽的成绩单背后,在用户价值、增长空间、现金流等方面,也折射出Yalla目前面临的挑战。

就用户价值而言,2020年Q2,公司1246万的平均月活中,近2/3并非来自Yalla,而是来自旗下一款棋牌游戏产品Yalla Ludo;公司536万的总付费用户中,游戏用户占比更是高达8成,而这8成用户的付费能力仅为主产品Yalla的数十分之一,且明显低于同类产品。

展开全文

Yalla在招股书中表示,未来Yalla Ludo将成为公司营收增长的重要驱动。而传言中原定于去年10月启动的IPO,之所以拖到现在,很可能也是在等Yalla Ludo长大。

那么,Yalla真的如看上去那么美吗?其原有核心产品还有多少增长空间?新产品又能支撑起其称霸中东的蓝图吗?

Yalla是谁?

Yalla于2016年上线。作为一款语音社交产品,其核心功能是“多人语音聊天室”,用户可以通过话题标签、国家来选择房间,进行多对多的语音交流,主要市场在中东北非地区。

2018年9月,Yalla推出了另一款棋牌游戏产品——Yalla Ludo,主要包含Ludo(飞行棋)和Domino(多米诺骨牌)两款游戏。

App Annie显示,Yalla在2018年还推出了实时音视频群聊产品YoYo,但该应用并未在招股书中具体提及。

在变现方面,Yalla的主要方式是会员订阅、虚拟物品购买(打赏)等。Yalla Ludo则包括了金币、宝石等的虚拟道具购买,以及VIP订阅(11.99美元/30天)。

在线下社交娱乐方式匮乏的中东地区,Yalla和Yalla Ludo这类线上产品存在天然的发展土壤。此外,团队的本地化运营能力也为产品在中东北非地区受欢迎提供了基础。

招股书显示,公司创始人杨涛曾担中兴通讯阿布扎比(阿联酋最大的酋长国)分公司总经理,有多年的中东工作经验。而公司董事Saifi Ismail、Osman Sultan分别曾在阿联酋电信公司和酋长国综合通讯公司任职,有着丰富的运营商资源。

漂亮的成绩单

从招股书来看,近两年来, Yalla经历了快速的发展,尤其是在今年疫情爆发之后。

财务方面,2020年上半年,Yalla总收入5276万美元,同比增长99.6%;净利润达2520万美元,同比增长120%;净利率高达47.8%。

业务方面,2020年Q2,公司平均月活达到1246万,相比上一个季度增长103%;付费用户的增速更为迅猛,从上个季度的162万增至536万,增长了231%。

同比来看,其2020年Q2的用户增速更为惊人,平均月活和付费用户的增长率分别高达387%和578%。

榜单也显示了Yalla在中东市场的头部位置。

AppAnnie数据显示,Yalla的iOS版本已登顶13个国家/地区的娱乐下载榜,14个国家/地区的娱乐畅销榜;GooglePlay中,Yalla则登顶13个国家/地区的娱乐下载榜,42个国家/地区的娱乐畅销榜。

总体而言,Yalla在下载和付费榜单上表现俱佳,登顶的国家主要为Mena(中东北非)地区。

YallaLudo则是下载榜单成绩明显优于畅销榜。

AppAnnie数据显示,YallaLudo的双版本分别登顶了10个和9个国家/地区的App Store和GooglePlay游戏下载榜,但仅登顶过蒙塞拉特岛这1个地区的AppStore游戏畅销榜。

狂奔的新产品

无论是从用户规模还是财务表现来看,Yalla都呈现了高速增长的态势。但业务方向和用户结构的变化,给Yalla带来了一些不确定性。

过去几年,Yalla公司的都是以主APP Yalla为核心。今年以来,Yalla用户规模的狂奔,则主要是由于游戏产品Yalla Ludo的迅速起量。

这款上线于2018年的产品,在推出后的一年多内,月活并无太大起色,直到2019年Q4,平均月活还不足百万。但今年以来,其月活突飞猛进,2020年Q2达到763万,同比增长5769%。

整体看,公司1246万的平均月活中,超过60%为YallaLudo的用户,这就大大降低了作为社交平台的行业竞争壁垒。而且,相比于发展了4年的Yalla,Yalla Ludo增长的持续性有待观察。

不过,相较于一般游戏产品,Yalla Ludo加入了Yalla的核心功能,相当于内嵌了一个简版的Yalla,用户可进行语音交流,具有一定社交属性,可见其业务的延续性和协同性。

但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是Yalla Ludo的用户价值。

Yalla招股书显示,公司2020年Q2的536万的付费用户中,80%来自Yalla Ludo,而这款产品的ARPPU(每付费用户的平均付费)仅为0.6美元,此前几个季度甚至一度保持在0.1美元。

这一数字不仅与其主产品Yalla的26.9美元差距巨大,也明显低于其他棋牌游戏。2017年,腾讯的棋牌游戏ARPPU为33元,昆仑万维棋牌游戏的ARPPU在30-82元之间。

受Yalla Ludo影响,公司总体ARPPU也从前两年的高位来到了2020年Q2的5.9美元。

中东第一?

尽管Yalla Ludo的月活已超过Yalla,但从营收角度讲,Yalla依然是公司目前的核心。(2020年上半年,公司语音服务收入占总收入的94.9%。)

Yalla递交招股书后,聚光灯更多地对准了YallaLudo,语音社交产品Yalla发展如何?

从月活来看,Yalla保持良好增长,2020年Q2平均月活达484万,同比增长近100%。不过,其付费用户的增速则远不及月活。

2020年前两个季度,Yalla APP的月活分别同比增长38.1%、36.7%。与此同时,2020年Q1及Q2,Yalla APP付费用户在月活用户中占比,同比均有下滑。

此外,Yalla的ARPPU也波动较大,2019年Q3为36.1美元,此后三个季度连续下滑,分别为35.0、27.6和26.9美元。

Yalla将部分数据的波动和下滑归结于免费功能的增加、用户规模的扩大等,但实际上,激烈的行业竞争也是Yalla的压力来源。

AppAnnie显示,仅在沙特,Google Play应用畅销榜Top100中就有14款语音聊天App,其中不乏背靠巨头的竞品,如欢聚集团旗下的Hello Yo。

Hello Yo

Yalla招股书中引述行业报告,称以2019年收入计,Yalla是“MENA最大的语音社交网络和娱乐平台”。但从整个中东社交娱乐赛道来看,Yalla强敌环伺。

尽管Yalla增速已十分亮眼,但与头部公司相比,还需进一步提高。

收入方面,Yalla 2020年Q2同比增长122%,不及Bigo同期的159%。利润方面,Yalla 2020年上半年同比增长120%,远低于Azar同期的265%。

小结

在出海行业风波不断的当下,Yalla要上市了。

尽管在招股书中强调自身总部在阿联酋,但有明显中国基因的Yalla同样面临行业风险。特别是,现阶段,Yalla还在印度这样的高风险市场进行重点推广。

目前,主产品Yalla的增长面临多重挑战,Yalla Ludo能否顺利成长为新的增长引擎,还有待观察。

看起来很美的Yalla,想要坐稳“中东语音社交第一平台”,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