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服务正文

饿了么写了个初稿,美团编辑编辑发了

admin 科技服务 2020-09-10 13:28:48 1 0

原标题:饿了么写了个初稿,美团编辑编辑发了

周二中午,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投石入水激起千层浪。文章描述了一副外卖骑手高度原子化地被按在一个萝卜加大棒的“系统”里,在被剥削中试图追上时间的图景。

“在系统的设置中,配送时间是最重要的指标,而超时是不被允许的,一旦发生,便意味着差评、收入降低,甚至被淘汰……骑手们永远也无法靠个人力量去对抗系统分配的时间,我们只能用超速去挽回超时这件事。”

“在系统的设置中,配送时间是最重要的指标,而超时是不被允许的,一旦发生,便意味着差评、收入降低,甚至被淘汰……骑手们永远也无法靠个人力量去对抗系统分配的时间,我们只能用超速去挽回超时这件事。”

而这“系统”的后台明明白白,直指饿了么与美团,舆论爆炸。

饿了么首先在周三凌晨一点给出官方回应,核心论点是“系统是死的,人是活的”,并且倡议客人能 “多给5分钟”。

饿了么的反应可谓及时,也希望能用这份诚恳讨声好。但在最初的一片“我愿意”之后,越来越多的人渐渐回过神来。“系统是死的”是说系统后的规则制定者不能让利半分,“人是活的”,其中的“人”即不是平台方也不是骑手,而是点餐的客人。说的白话一点,饿了么在对客人呼吁:骑手这么累,只好你牺牲一点,如果你愿意的话。

第一眼看上去,这是出“相互体谅”的温情戏码,可细想过后,这只是在保持平台利益的前提下,将骑手迟到、雨天滑倒、逆行风险全盘转嫁给了消费者。毕竟所有的意外都可能在你“不愿意”多给的那5分钟里。这绑着道德标尺的温柔一刀着实伤人。

首先消费者没有错,也没有让利的义务。如果彼时点外卖的是一个加班到晚上11点还没吃饭的工作者,他花了钱,为什么要英雄主义般的再挨饿5分钟?而如果往更差的方向想,这多出来的5分钟是否真的能让骑手们慢下来?平台会不会在骑手得到这5分钟后,又在他的既定路线上多塞一两个订单?这答案藏在“系统”的罗生门里,并没有在回应中给出。

这份回应如同东晋石崇斩美人饮酒的诡辩。“客饮酒不尽者,使黄门交斩美人”。美人之死,动手者是石崇,但原因是客人没有把酒喝完。石崇最后对客人留下一句“自杀伊家人,何预卿事。”被夹在中间的“客人”只能在道德感驱使下一饮而尽,而说到底他又为何要为石崇的不负责任买单?

展开全文

饿了么回应

相比之下,美团的回应到周三晚上才姗姗来迟——本是事件漩涡中心,美团却依然能站在场外静候时机,最终在舆论发酵,观点基本定型后,双手一背以老好人姿态进场陈词,开篇即抛出观点“系统的问题,终究需要系统背后的人来解决,我们责无旁贷。”众人点头,只有场中的饿了么身上哪里一疼:“嗯?你回应你的,踩我一脚干嘛。”

从效果来说,美团的回应更加周全,它表示会在恶劣天气下为骑手提供了更人性化的配送方案。并且在应对最耗时的“最后一公里”时拿出了智能取餐柜的计划,更重要的,会由美团平台方给骑手提供“8分钟弹性时间”。

但这一个快速响应,一个伺机而动的反馈,看似不同,本质实则类似。

比如他们都把增加配送时间作为了解决问题的重点,这就会潜移默化把这些体现着背后人类意志的复杂系统,简化成一个控制时间参数的计时器,似乎调整了时间,一切问题就消失了。

这些回应更多透露着一种捕风捉影的妥协而非开诚布公地探讨。

他们不愿探讨一个越来越多地扮演“上帝”角色的算法,一个完全掌握在平台手中的算法,究竟是怎么运作,又应当承担什么责任。究竟算法的效率在更大程度上提升的是平台的运营绩效还是骑手的收入?谁从中获利更多?它带来的个体和公共伤害,是效率和收益可以弥补的么?

他们更不希望探讨造成外卖骑手困境的“系统”之外的原因。对于外卖骑手来说,最大的讽刺在于他们在形式上走街串巷,有自由的身型,但却困在无形的时间标尺下,反而成为被禁锢最紧的工作群体。这反映了外卖配送,甚至整个平台经济下员工的困境。这类工作门槛不高,不需要太专业的技能,卖的是一膀子力气。“你不做有的是人来替你”,这也是外卖骑手之所以成为“最没有议价权的牺牲品”的原因。这种困境从根本上来自于平台与骑手、快递员、网约车司机们模糊的劳动关系。

这些大众真正关心的话题,其实无人回应。这些服务于数亿中国人的科技企业却无法和它们的几亿用户在一些基本问题的看法上尝试找到一个共同的视角,着实令人失望。这也让两份回应看起来不过是饿了么先写了个问题颇多的初稿,然后美团编辑了编辑发了出来。

其实没啥区别。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