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服务正文

原创 西贝员工真的愿意715加班吗?贾国龙替员工说他们都愿意

admin 科技服务 2020-09-08 13:17:51 3 0

原标题:西贝员工真的愿意715加班吗?贾国龙替员工说他们都愿意

西贝餐饮创始人、董事长贾国龙,就是那个在2月份疫情高峰期间,主动说自己公司现金流只能撑起3个月的贾国龙。他这几天,连着在自己的微头条(今日头条)账号里面,突然大谈特谈员工996工作制。大量的媒体都在用类似《西贝创始人贾国龙谈996:996算个啥,我们是“715(备注:指一周7天上班,一天15小时工作)、白加黑、夜总会”》的标题,来强调西贝不仅大搞996,贾国龙还认为996不够,西贝搞的更夸张。

从贾国龙自己发布的微头条来看,他大概强调了几个意思:西贝包括他自己的所有员工,就是靠715工作制才干出这个企业的;而且贾国龙自认为让全体员工有收入、有奋斗感,才让所有人很喜悦、享受715工作制;最后贾国龙认为收益等同辛苦,奋斗创造喜悦。

这种自曝的言论引发争议,那是铁定可预见了。9月5日晚上,新京报方面从西贝获得回复显示:“715”实际是“西贝员工自主工作状态的一种描述”,并不是一种硬性的标准,“不存在企业平白无故给员工超负荷的工作量,更不存在企业违法用工,大家不要过分解读。”

贾国龙可能觉得确实争议很大,自己也忍不住要亲自回复了。

今天(9月7日)晚上21点,贾国龙再次通过微头条,谈及了996、715工作制。他辩护到,这种工作制已经在西贝内部讲了很多年,不是什么新鲜事。前几天认真写了一下,引起了争论。对此,他强调到:不干违反《劳动合同法》、违背员工意愿的事。支持(员工)自愿奋斗获得高回报。

展开全文

也就是说,贾国龙今晚的回复,再次把西贝全员996、715工作制的合理性,归入到“收益等同辛苦,奋斗创造喜悦”这条价值观上来。

我们通过互联网检索发现,今年9月之前,公开信息提及西贝内部存在所谓的715,其实应该只有5年半时间。

员工真的心甘情愿?

2015年4月1日,第十四届中国餐饮业连锁发展研讨会在杭州举办。研讨会上,贾国龙发表了主题演讲,第一次完整谈到了715工作制:“我们在2015年元旦这几天,我给西贝全体员工发了贺词。主题是:我带头,要求我们的核心干部把时间排满。715、白加黑、夜夜会。715就是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5小时,白天加晚上,夜里总是要开会。我们的干部能够进入这个状态,已经四个多月过去了,发现一旦进入这个状态,也没有多累……”

这个发言,确实可以证明,贾国龙说在公司内部推行全员715,不是今天的一时之举,确实推行了至少5年以上。至少,最早是从核心干部层面推行的。

但是,以上这个证明,只是证明了贾国龙确实不是今天才推行全员715。却并不能证明两个更为关键的结论:第一、员工,尤其是基层员工是否真的心甘情愿,甚至如他所说,还在享受着715?第二、贾国龙定义715的“收益等同辛苦,奋斗创造喜悦”这条价值观,是不是一个合理的价值观?

1、类似西贝这种人力密集型的餐饮企业,员工的来源确实属于实打实的社会基层劳动人口。这些劳动人口有着超出正常上下班的情况,也确实非常普遍。就像我们会在大量的房产中介、保险直销、美容美发,以及广东、福建等加工制造产业基地的工厂,这些人力密集为主的产业里,看到大量加班现象。尤其要注意的是,这种加班,与个体化、小摊贩这些给自己打工的小老板,有着本质区别。严格来说,西贝的基层员工,甚至不如房产中介这类有项目提成的工作,属于纯粹一份劳力换来一份收入的工作内容。加班,或许更像是一种行业不言自明的行规和流俗吧!

2、基层劳力型员工,不用调查就知道,属于最没有劳动议价权力的群体。当整个行业都在默认全天加班,每周无休的干活,一个普通餐厅员工,无论是厨师,还是服务员,说不满意这种加班,如同等于辞职不干。不用他贾国龙大老板亲自过问哪个西贝小员工不乐意加班,相信小员工的主管早就清理干净了这种不合群,不懂规矩的员工。不过,餐饮业这种基层行业,受不了劳累辞职的个体小员工,也比比皆是。我们从各种人力资源的报告和主管部门每年的公开信息里了解到,餐饮业的从业人员流失率,一直排在各行业人员流失率的前列。

3、也就是说,贾国龙只是大而化之的说了“收益等同辛苦,奋斗创造喜悦”,暗示他的西贝是一个主动为员工创造“多干活、多挣钱”的好公司。可是但凡遇到一个具体信息,贾国龙可一个字没提。他敢提西贝所有门店,每年有多少离职率吗?离职的员工又都是因为什么原因离开的呢?他一个字没提,是不知道?还是不能说?

4、贾国龙大谈特谈715工作制的时候,最为神奇的地方在于,他竟然把餐饮业的行规,当作一个优秀的管理经验,甚至是对员工的关怀的制度而感到自豪。甚至用了“喜悦、享受”这种夸张的词汇。他是调查了西贝全体员工得到的反馈?他的全体员工是被他单方面就给代表了吗?还是他认为他创造的这个制度,是个人只能有喜悦、享受的感受?这种心态和价值观太不可思议了。

5、劳动密集型的行业,尤其是基层岗位,累就是累,没什么可辩护的。就像我们总不能说,下井矿工,高山作业的建筑工人,冒着健康甚至生命危险,是为了“喜悦、享受”的挣那一份工资吧?如果真的这个社会人人都觉得劳力型的工作很喜悦、很享受。不好意思,不用他贾国龙出来辩护伸张,这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和民间话题,会自觉掀起一股强大且长期的认知潮流,来帮助他贾国龙来推行他的个人看法。北大、清华的高材生,早就挡都挡不住的集体去餐饮业打工了,去他西贝心甘情愿炒菜、传菜、擦桌子去了。据悉,喜欢体罚、殴打学生的老师,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打孩子是为了孩子好。

6、西贝与其他品牌连锁餐饮企业,没什么特别不一样的地方,一样是个劳力密集型的企业。门店基层员工,就是这个企业全体员工的绝大多数。因此,劳力密集企业与高收入,无论是事实上还是逻辑上,天然就是矛盾的。这些基层劳动者的收入增长,无非是一份劳力一分加班一分付出,才换来一分收入。就像西贝亲密合作的餐饮外卖业一样,送一份餐,才能拿一份提成。真那么“喜悦、享受”,天天去西贝提餐的外卖骑手,怎么没见到他们集体辞职,跑去西贝打工?还有,去西贝餐厅打工,短时间就能买到房子?就能解决大城市户口问题?就能实现人生财富自由?就能完成人生理想的归宿?还“喜悦、享受”?真是美好的汉语词汇的又一次“通货膨胀”滥用。

收益和奋斗能带来什么?

7、还有贾国龙定义715的“收益等同辛苦,奋斗创造喜悦”这条价值观,也是翻遍全行业也找不到对标说法的神奇言论。所谓基层谈收入、中层谈发展、高层谈理想。全员715加班,应该是能换来对比其他餐饮企业的多一点的收入。但是,“收益等同辛苦,奋斗创造喜悦”这句话,过于偷换概念。这等于在局限员工的思维,收益等同辛苦,暗示员工你要在现在岗位上,多干活就多收益。可是,员工有可能干别的活,更自由、收入更高啊?收益等同辛苦是放在所有固定劳力资源的标准,即A工作、B工作、C工作都适应。不是只局限在你西贝这个A工作上,才有收益等同辛苦。再说,换一个行业,比如腾讯投入巨资开发出一款游戏,一个用户和一亿个用户,并没有成本上的区别了。所以,收益不仅等同辛苦,收益还等同选择,等同创新,等同换个活法……至于奋斗创造喜悦,那就更奇谈谬论了。奋斗还创造工伤,创造抑郁症,创造不开心呢?有钱人连“我穷的只剩下了钱”都敢说,你能说奋斗能创造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玩意?

8、我们不是拿个案反驳普遍标准,而是“收益等同辛苦,奋斗创造喜悦”这种话,属于典型的形式逻辑谬误。这种话是拿一个务实具体的社会行为,与一个务虚的精神体验划上等号。这种话术和句型,随便发明几万句都是张嘴就来的便宜话:收益等同安全,收益等同成功,收益等同骄傲,收益等同……(只要你翻遍《新华词典》,准能找到不重样的好词)。

9、一个具体务实的社会行为,与一个务虚的精神体验划上等号,这属于个人对自己总结的价值观。如果一个人天生就爱得瑟,他觉得“收益等同得瑟,奋斗创造吹牛”,于情于理于法,别人也说他不得什么,这是他的个人自由。让个人的归个人,让公司的归公司。这些属于员工自己给自己总结的价值观,贾国龙还是不要替员工总结了为好。

10、餐饮业基层员工辛苦,企业需要关怀基层员工,其实在中国餐饮业,也不是没有先例。海底捞,就是一个靠关怀员工和近乎无条件满足顾客,而出名的餐饮企业。

贾国龙今晚的回复里,直接搬出了“不干违反《劳动合同法》”这句话。那意思是只要我西贝不违法犯罪,你们旁人有什么好说三道四的。这事违法不违法,法律界同仁这几天也没少支招,我们这里就不赘述了。我们这里只说,这话又显得小气了。企业大谈创新,大谈未来理想蓝图规划的时候,可从来不强调我这事违法不违法,怎么到了让员工“喜悦、享受”715加班,就要搬出法律为自己辩护了呢?

企业守法,属于所有企业的基本准则。企业在守法之外,还需要把主要精力,多放在为顾客、为员工,乃至为社会多创造价值,这些更体现企业这种商业组织要素的事情上。守法,属于所有企业和个人基本准则,但不是唯一任务。

只有“一哭 二闹 三上吊”的人,才喜欢夫妻之间一吵架就提离婚的吧!一个事情的底线条件,不到万不得已,还是谨慎拿出来自辨的为好。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