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服务正文

上线仅一个月,滴滴“花小猪”遭遇叫停危机,合规性问题首当其冲

admin 科技服务 2020-09-02 02:07:00 5 0

原标题:上线仅一个月,滴滴“花小猪”遭遇叫停危机,合规性问题首当其冲

7月22日,被网友戏称“打车界拼多多”的花小猪以滴滴旗下的新品牌身份正式亮相,主打年轻用户市场。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该业务仅上线了一个月,就遭遇了多地被叫停的危机,合规问题也是花小猪当下绕不过的一道门槛。

网约车江湖,正因“花小猪”的加入再次掀起了波澜。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出行场景越来越多样化,网约车已成为大众出行的重要选择方式。

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自2015以来,中国网约车用户规模呈现逐年增长的趋势。2017年中国网约车用户规模为2.36亿人,2018年用户规模为2.85亿人,2019年网约车用户规模突破3亿,达到3.4亿人。

打车市场的巨大利润潜力促使更多的行业加入,美团打车、哈啰出行的加入使得市场竞争愈演愈烈。同时,随着汽车制造商的营业利润近年不断下滑,众多车企也开始借助自身的汽车低成本优势以及品牌知名度进入网约车市场。

随着越来越多“跨界者”的入局,老玩家滴滴出行的利益和市场份额均被瓜分,在此种受人威胁挑衅的情况之下,花小猪顺利诞生,而滴滴最初的目的就是想利用花小猪直击下沉市场,打开三、四线市场。

花小猪作为滴滴下沉市场的“课代表”并非毫无根据,来自CNNIC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网约车渗透率最高的一线城市约为4成,二线城市大约只有两成,三、四线城市则更低。但三、四线城市的人口基数非常大,约占全国总人口的50%以上,未来出行需求持续释放的空间大。

在网约车竞争已然十分白热化的当下,花小猪打车这款新产品一经面世就引发业界高度关注,也让网约车江湖再次掀起了波澜。

花小猪的发展策略似乎在复刻滴滴的“发家史”。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花小猪的运营公司为北京鸿易博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是赵意波,而赵意波正是滴滴的副总裁。

据了解,“花小猪”的前身其实是“途途网约车”。今年3月份,北京鸿易博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收购辽宁途途网约车运营服务有限公司,对App改名为“花小猪”,并且获得了百余座城市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营牌照。

展开全文

花小猪打车官方的定位是“致力打造实惠出行的新品牌”,并打出了“全网超低一口价”以及“百亿补贴计划”的口号。据其官方解释,一口价是以预估里程及时长,并按照计价规则,计算预估价为基准,再根据供需等因素做一定幅度内调整的价格。

今年3月起在贵州遵义、山东临沂等地开始测试运营。而比较令人意外的是,7月底正式宣布上线后,花小猪突然对一、二线城市发起了猛攻。8月17日,花小猪在北京、广州、杭州等9个城市发起了补贴大战。

显然,花小猪品牌的推出似乎不仅仅是下沉策略这么简单。滴滴出行曾表示,下沉市场是“花小猪”的目标市场之一,花小猪瞄准的是市场增量,低线城市的打车需求是一部分,一二线城市也是目标用户。

花小猪拓展市场和补贴力度之猛,让不少人都看到了曾经滴滴的身影。为了迅速抢占市场,花小猪打出了"0元打车"的宣传标语,新用户可以享受0元乘坐,邀请新人还可获得几十元至上百元不等的奖励。回想当初,滴滴也是靠着烧钱的打法,闯出了这一番天地。

同时,花小猪还模仿起了拼多多的社交裂变营销手段,即用户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完成任务,领取奖励。例如,将相关链接发送给微信好友,获得2人“助力”,即可领取打车优惠券;邀请微信好友注册后,被邀请人在注册、7日内完成1单、7日内完成2单等不同阶段,邀请人都可获得相应奖励。

在一系列裂变式营销、撒钱补贴之下,花小猪打车快速攻城略地,成功地站上了风口。

不过,曾经让滴滴头疼的,现在也成为了花小猪的“紧箍咒”。

最近,花小猪却接连几盆冷水浇头,面临多地运管部门的查处和约谈。

“天津交通运输”官方微信号曾发布消息称,7月13日,天津市道路运输局会同市交通运输行政执法总队对“花小猪”平台企业经营资质,以及近期在该市开展前期活动涉嫌违规宣传等问题进行了问询约谈。同时,明确要求花小猪暂停线下宣传及违规招募活动、叫停平台在津网约车业务,责令企业履行主体责任。

8月初,该平台直接在深圳被全面叫停。花小猪在未取得深圳网约车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展网约车业务,深圳市交通运输主管部门责令其立即停止网约车业务,并在取得许可证前不得上线运营。

8月18日,青岛交通运输微博提示,“花小猪打车”平台未在青岛取得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不具备网约车经营资质。但其却擅自从事或者变相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对上述行为,青岛市交通运输执法支队将对花小猪打车给予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移交相关部门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8月20日,合肥市运管处正式约谈滴滴出行合肥分公司负责人,要求立即停止滴滴平台在合肥与花小猪平台之间的合作。合肥市交通运输局在合肥市人民政府“12345政府服务直通车”回复网友:经市运管处了解,花小猪平台未在合肥市取得网约车经营许可,其在合肥开展的一切网约车经营行为均属于违法行为。

8月26日,据“南京交通”官方微信号消息,19日至25日,南京交通部门共查获5辆挂靠“花小猪平台”涉嫌非法营运的黑车。执法人员将依据《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有关规定,对驾驶员涉嫌未取得经营许可、擅自从事或者变相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的行为,给予一万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的罚款。

南京交通执法部门表示,在南京,只有九家网约车平台获得了合法经营许可。目前,可以确认的是“花小猪打车”平台涉嫌给无资质的车辆和人员派单。另外,平台自身是否拥有合法资质,还有待进一步调查。

8月26日上午,山东淄博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在火车南站落客区查获2辆注册在“花小猪打车”平台涉嫌非法营运车辆,经调查核实,“花小猪打车”平台并未在淄博市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不具备网约车经营资质,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

实际上,自2016年网约车新政出台之后,网约车企业要在一个城市合规运营,就要实现“三证合一”:网约车企业要在当地获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司机要考取《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司机驾驶车辆需获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

对于花小猪短时间内被多地叫停,业内人士分析表示,由于该平台对入驻司机的门槛要求较低,且不强制司机办理网约车运输证和网约车驾驶证“双证”,再加上设置冲单、拉客奖励刺激下,让众多良莠不齐的运力资源争先涌入,甚至不合规的一些车辆也蜂拥而至。

值得注意的是,在黑猫投诉等网络平台上,关于花小猪的吐槽声也是不绝于耳。

艾媒网注意到,集中吐槽的问题包括:司机态度差、客服不作为、优惠券无法使用、司机频繁取消订单等。其中,诟病最多的就是司机多次取消订单。可见,强势出击的花小猪并没有得到消费者的认可。

当前,不仅是滴滴,整个网约车行业都开始盯上下沉市场这块蛋糕,但安全和合规才是致胜的法宝。在降低门槛吸引运力的情况下,平台的合规运营将成为花小猪未来面临的最大挑战。而花小猪在一些城市的“出师不利”或许给正在开拓下沉市场的品牌一个提醒。

来源:艾媒网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