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创业正文

朱伟发布贵州醇“三不允许”引热议,是为产品背书还是另有他意?

admin 科技创业 2020-08-30 17:22:36 4 0

原标题:朱伟发布贵州醇“三不允许”引热议,是为产品背书还是另有他意?

曾在亏损泥潭中苦苦挣扎的贵州醇,或许怎么也不会想到,2020年它会以近乎行业“网红”的形象出现在白酒圈。

贵州醇被江苏综艺集团纳入麾下之后,其新掌舵者朱伟经常活跃在社交平台,先是以长篇连载的方式解读年份酒市场存在的问题,让业界注意到贵州醇“真年份”的全新定位;接着又发布各地经销商签约进程,以及为员工连续涨薪的新政,从而向外界传递,贵州醇已重回发展正轨。

8月28日,朱伟在社交平台以三条“不允许”阐述贵州醇的产品态度,再次引发热议。这三条“不允许”,一是不允许采购和生产酒精,二是不允许采购其他酒厂原酒,还包括不允许采购任何香精、香料。

有业内人士认为,朱伟的三个“不允许”如同当初朱伟对年份酒市场的剖析一样,颇有向行业问题直接“宣战”之意。

一段时间内,在白酒行业,酒精勾兑、从其他酒厂购买原酒、用香精调味一度也是颇具争议的话题,这也可以从这几条“不允许”所引发的关注度可以看出,不到一天,网友对此的评论已达到几百条。

另外,从贵州醇目前“真年份”定位以及宣传口径来看,这三条“规矩”其实并不让人意外。意外的是朱伟为何选择在目前的时间节点公开这一“规矩”。

除了与行业“潜规则”切割,还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或许是对外界质疑声音的一种回应。从朱伟强调贵州醇“真年份”开始,便有声音质疑贵州醇的真实实力不足以支撑所谓“真年份”的定位。经过数月的发酵,这些质疑的声音归纳起来有以下两点。

首先是贵州醇的老酒存量能否支撑“真年份”产品的长期发展。众所周知,充足存量的老酒往往是一家酒企的核心资产,对于主打“真年份”的酒企来说更是如此。对于这一点,朱伟曾公开表示这是经过成熟思考的问题,不必担心,现有的老酒存量与未来新生产的原酒会逐步形成良性发展。

其次是认为所谓年份酒本身就是一个争议命题,因此贵州醇的“真年份”也不例外。这种观点的来源,除了是对依然混乱的年份酒市场失望的最直接体现,更是来自于非专业人士难以区分真年份酒与假年份酒的一种无奈。

展开全文

因此,朱伟需要以一种最简洁明了的方式来消除消费者心中的疑虑,与“添加剂”、“酒精勾兑”等敏感词划清界限,无疑是最为直接的选择。这也是“真年份”定位下的贵州醇,想要在消费市场站稳脚跟最基本的定调步骤。

更耐人寻味的是,朱伟在“三不允许”最后,紧跟这样一句话:“舍得”这个词非常好,有舍才有得,大舍才大得,什么都不舍,则什么都不得。这不由得让人怀疑,朱伟是否在借“三不允许”炒作热度,进而表达对舍得酒业的兴趣。在留言中笔者也注意到,有网民更直接留言询问舍得酒业是否是下一个收购对象。

朱伟对此并未直接回应,但从他在社交平台的留言来看,先是公开表示“枝江之后下一次是哪家?”紧接着还在8月13日转发沱牌舍得与控股股东天洋控股之间的纠纷新闻,并直言“酒行业整合而言,舍得还真是一个非常好的标的”,如今又公开解读“舍得”两字。考虑到舍得酒业目前深耕年份酒,与贵州醇的路线吻合,这不由得让人浮想联翩:或许热炒“三不允许”这一规矩,不过是醉翁之意罢了。

新京报记者 薛晨 图片 今日头条APP截图

编辑 徐晶晶 校对 李项玲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