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互联网正文

扎克伯格才是真正的朱朝阳

admin 科技互联网 2020-08-29 21:33:52 3 0

原标题:扎克伯格才是真正的朱朝阳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半佛仙人

文丨半佛仙人

7月29日,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

议员们坐在高位,台下是一台显示屏,苹果、谷歌、亚马逊和Facebook四大巨头CEO轮番接受质询。

36岁的扎克伯格是被讯问次数最多的CEO,足足62次。

问题很尖锐,比如,“你收购INS,是不是为了消除潜在的竞争对手?”

被称为机器人的扎克伯格全力恭维,眼睛也不曾眨一下。

“如果说科技产业是美国的一部成功传记,脸书只是它的一部分。”

“如果说科技产业是美国的一部成功传记,脸书只是它的一部分。”

质询持续了五个小时,议员们始终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渐渐失去耐心,问出了最尖锐的一个问题。

“中国公司是否窃取美国技术?“

“中国公司是否窃取美国技术?“

三位总裁齐齐发声,据我所知,没有。

“你呢,扎克伯格?”

“你呢,扎克伯格?”

议员问向扎克伯格。

展开全文

扎克伯格的结巴了一下,两度眨眼,然后果断的说道。

“议员先生,我认为中国从美国科技公司偷窃技术是证据确凿的。”

“议员先生,我认为中国从美国科技公司偷窃技术是证据确凿的。”

他的识趣让议员心满意足,破天荒的感谢。

“THANK YOU。“

“THANK YOU。“

扎克伯格,80后,从小天赋异禀。

如果拿一个角色对比,那就是最近大火的网剧《隐蔽的角落》里的朱朝阳。

朱朝阳能够越级作答高年级的卷子,书架摆放着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扎克伯格也在编程上表现了惊人的天赋。

10岁拥有电脑,11岁时开始学习编程,别人的家教还在教语数外的时候,他的家教在教他编程。

至高中时期,扎克伯格便开发出ZuckNet,让他在家就可以和父亲远程交流。

随后他还编写出根据用户音乐习惯而进行机器学习的音乐软件,堪称北美网抑云。

这个天才少年还没上大学,就收到了微软95万美金的高薪邀请。

而他选择了哈佛深造。

你得承认,这是一个真正的后浪。

选择哈佛是明智的,在哈佛期间,他打造了一生最得意的作品,Facebook。

Facebook起源于一个名叫Facemash的游戏之作。

这个网站就是简单地将两张学生照片放到一起,由年轻人评比打分,热情的学生一度让哈佛官网休克;而他推出的选课软件也让同学们趋之若鹜,毕竟每个人都想离女神坐的更近点。

关于“人脉”的灵感触动了扎克伯格,两年后他推出了Facebook这个社交帝国,发展至今,Facebook月活用户20亿,7月荣获福布斯品牌价值百强的第五名。

Facebook对他,如同朱朝阳的日记本。

朱朝阳日记里记录着他的心路历程,Facebook就是扎克伯格的成功史,一个天才少年变成理想主义商人的全记录。

成功了就该纸醉金迷花天酒地?俗了。

事业成功后的小札,反而像更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理工男,穿着极简风的衣服,开着两万美元的本田车,把绝大多数身家投入慈善事业,换来绝世美名。

他满足了人们对于知识分子全部的朴实幻想,知识分子也能白手起家,打造一个仁慈的商业帝国。

这个商业帝国,欣欣向荣,不但君主贤明,就连王后也是贤后。

二人相见来在扎克伯格在哈佛风起云涌的时候,死党怕他被开除,于是事先给他准备了个“欢送排队”,灰姑娘、华裔女孩、学霸普莉希拉·陈碰巧出席,两人在宿舍楼相遇,相谈甚欢一见倾心,坠入爱河。

第二天,扎克伯格跟陈说,

“跟我约会吧,因为我快被开除了。“

“跟我约会吧,因为我快被开除了。“

这位华裔皇后其貌不扬,充满了个人魅力,直教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上市第二天就宣布要举办婚礼。

某种意义上讲,就像是朱朝阳注定要遇上普普,开启全新的人生之旅。

一切都是美好的。

2

普普爱唱歌,有个治疗弟弟的梦想,为此充满动力,坚忍不拔。

小陈是标准的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踩着凳子学洗碗,凭借肯吃苦的毅力考上哈佛大学,陈对于扎克伯格是神秘的,充满智慧且性感的。

在婚礼前四天,甚至懂王前来“善意提醒“,拟好婚前协议,不然离婚了她净赚百亿。

扎克伯格笑着摇了摇头,你们总觉得她图我什么,你们不懂。

年轻时候的扎克伯格,是可以说懂王不懂的猛男。

小陈低调朴实,没有顺其自然的就职Facebook,而是做起了孺子牛,当上了自然老师。

相处越久,越着迷,也让扎克伯格对她背后的国家开始着迷上瘾。

他认为他的作品里,该有这个国家一笔。

他吃起中餐,学起了中文,甚至给自己的女儿取名陈明宇。一年后,他可以用中文与人沟通交流。

他采访中甚至说到,如果这13亿人的市场都排除在外,那还算什么连接世界呢?

他的态度换来了好结果,10年,他终于踏上了这份神奇的土地。

一切都在变好。

他不但拜见百度、新浪、移动、阿里等四家企业,与国民爸爸马老师同行。

到了14年,他入选了清华经管学院顾问委员会会员,15年,他握着领导的手连说了一分半的欢迎。

他与中国的关系,水到渠成陷入热恋。

大年初一,他跟妻子一起包饺子,穿着红色用中文跟大家拜年。

他爱吃北京烤鸭,去拜访霍元甲的家乡天津、无神论的他,也跟个普通中国人一样,在大雁塔前叩拜许愿。

他就是一个想拼命表现的中国女婿。

就像是打破生活节奏的朱朝阳,第一次获得了新生活的快乐,这个庞大的国家开始对他张开怀抱,随着他往来中国的次数越多,他越爱这里。

终于,他与中国的关系达到了最高点。

在雾霾最严重的时刻,他在自己的日记本Facebook上,晒出了他在天安门跑步的照片,每个人都夸他热爱中国,他与中国的关系,花团锦簇中到达了高潮,他的呼吸中,都带着幸福感。

他找到了理想国,他的Utopia。

3

剧情到这里,是你认识的扎克伯格。

也是大家眼中的朱朝阳。

但总有Facebook以外的扎克伯格,以及与日记完全相反的世界。

4

朱朝阳露出马脚,让人发现他不是一个好人的经过,是这样的。

当时妹妹的不幸逝世,让他面对着父亲看似和蔼的,实则套话的审讯,明知道包里装着录音笔,甚至悻悻作态伪装清白,心平气和的表示自己对父亲的爱。

而扎克伯格在18年爆出了数据泄露的丑闻。

5100万用户的Facebook用户的信息惨遭滥用,扎克伯格出席美国国会听证会,在长枪短炮下,接受百位参议员、长达10小时的质询。

那时人们对于Facebook的喜爱降入冰点,市值一夜雪崩。

他们想弄明白他到底跟谁一伙儿,这些人甚至质问道:

“你的梦只能在美国实现,而不是别的国家吧?”

“你的梦只能在美国实现,而不是别的国家吧?”

他纹丝不动,极度平静地接受质询,缓慢地喝水,脸上浮出程序化的微笑。

“中国也有很多实力强劲的巨头。”

“中国也有很多实力强劲的巨头。”

他太过冷静了,仿佛不像是一个正常的人,他像是机器人,根据不同时刻执行不同程序,露出一张张脸,这一切源于他有一张底牌,名叫中国。

为此他演出了全套的戏。

你看到的那个爱跑步的扎克伯格,照片可是出于世界著名摄影师的摄影师Ommanney之手,这位摄影师最擅长的就是拍难民拍出史诗感。

多达十名的陪跑员,身强力壮,会把凑近拍摄的普通记者推个跟头;

他的华人公关团队,每年费用投入足足2500万。

后来他被传说干预大选,出卖隐私数据,就连一张包饺子的照片,都可能在作秀。

那个光彩照人的扎克伯格,那个理想主义商人,背后充满了各种龃龉。

从泰勒兄弟到挚友爱德华多再到贵人肖恩相继告他背叛,他的人格和忠诚饱受质疑。

他的Facebook也可能跟朱朝阳的日记一样,充满了谎言。

你很难相信,他对中国的热爱到底是不是如他所说的那样诚恳,还是为了中国,他磨练了近十年的演技。

理想国就在他眼前,眼前就是一处翻盘的机会,马上,他就会进入中国市场,届时些许指责,根本无关紧要。

他有恃无恐。

他努力在等到了2019年,他发现Facebook始终无法进入中国市场。

于是,雪崩自此开始。

5

很多人觉得扎克伯格是两面派,是画皮怪。

这个说法不准确。

准确的说法是,扎克伯格从不是任何角色,他只是资本本身的一种具象化体现。

资本的宿命,就是为了增值,为了在处女地滚雪球撒野。

严良觉得自己跟朱朝阳是真的铁,最大的敌人是张东升,但是他错了,朱朝阳本来就是年轻时候的张东升。

朝阳东升。

扎克伯格为了需要可以爱中国,扎克伯格同样可以为了需要恨中国。

一切,只看资本的需要。

另外,毫无保留的相信与好感,本来就是一种原罪。

朱朝阳只是想要父亲的爱,张东升只是想好好生活,只是为了这个目标,他们从不怕用任何黑暗手段。

极致的结果导向中,从来没有留给道德喘息的空间。

我们总说一个丑小鸭的故事,但鸭子怎么会变成天鹅呢,除非它本来就是天鹅;屠龙的少年变成了龙,少年持剑之前,真的那么胸怀坦荡吗?

很多人屠龙的目的,本阿里就是要变成龙呀。

扎克伯格所做的一切,就是不惜任何代价捍卫他的Facebook帝国。

甚至他公司流传着一句座右铭,Don’t be too proud to copy!

可别因为太骄傲,而不屑于抄袭。

这句话一点都不奇怪,因为Facebook本身就是抄袭起家。

传闻Facebook内部有一套名换“早鸟“的预警系统,专门识别小型初创公司的威胁,然后通过抄袭和收购的方向绞杀对手。

instagram刚刚成立两年,便吸引了大批年轻人下载,平均使用市场仅比Facebook少五分钟,扎克伯格随即豪掷十亿美金砸下了这家只有13个员工的小公司,将可能性扼杀在摇篮里。

Timehop上线了“那年今日”的概念,在移动端斩获了600万日活后,Facebook迅速上线了On this day 的功能,让用户随时可以观看那年的今日。

Craigslist是美国二手商品的广告分发平台,由于Facebook推出了相应的Marketplace应用,抢了Craigslist的市场,后者推出自己应用时,反而像是抄袭了Facebook。

在Tikotok之前,最强劲的对手,是Snapchat.

他先是试图收购,放言狠话,我已经推出了一模一样的应用Poke,不收购就等着硬碰硬吧。

没想到十二天后Poke就不争气的败下阵来。

随后他低了低头,30亿总该行了吧?没想到两位90后创始人坚定如铁。

恼怒的推出了略有差异,瓜分功能的Slingshot、Rooms、Riff三员大将,却分别惨淡退场。

最后扎克伯格顿悟,自己还是太proud了。

随后推出了instagram shorties,赤裸裸的抄袭snapchat stories,随后将这功能复制到了自己的产品矩阵里 。

群狼撕咬住了Snapchat,终于将它拖入泥潭。

没有什么是他的Facebook解决不了的。

唯独今天,2020年的中国。

扎克伯格拔剑四顾,看到空白东方战场,这么多年了,低头也低头了,他什么都做了,但是结果怎么是这个样子。

这么多年了,他没有进入中国,反而自东方的科技公司,正在逐渐占据着美国年轻人的时间,正在抢占他最爱的作品Facebook的市场。

面具背后,他是一个暴躁的人。

他的Facebook臃肿而老迈,在崭新的国家毫无竞争力,他赖以为生的技巧不再灵验,他试图抄,但是抄不动了。

他在流逝着用户好感,YouGov上对他的好感仅为27%,他在失去年轻人,也没有得到梦中的Utopia。

朱朝阳和张东升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没有机会了。

扎克伯格也在思索,这么大的市场,谷歌能做到,微软能做到,但是他偏偏拥有不了这里。

如果爱而不得,那就恨。

6

朱朝阳和张东升,最终选择毁掉了最爱的人。

扎克伯格也一样,他看向东方市场,做出了最终选择。

他先是走进白宫,做了硅谷精英最不耻做的事,四处游说。

随后在19年10月,在乔治城大学发表了半个多小时的演讲,在演讲中,他从各个角度批评中国,尤其点名批评中国的社交软件。

月末,他终于得到机会,在白宫与高层共进晚餐,谈了什么,不得而知。

随后他在各类政治活动中,成为了一把枪。

可高层还需最后一个投名状。

在最关键时刻,在万千瞩目的听证会上,四大巨头中,唯独他好好表现,温良恭俭,他说,中国在偷窃。

中国,偷窃,美国,科技。

他站稳了队。

很多人说他变了,是渣男,中国女婿捅了老丈人一刀,真的不是人。

但我只是资本,资本只是逐利。

你们恨我,与我何干呢?

7

2020年,Facebook旗下的INS推出Reels功能,主打短视频。

从界面到推送,与中国应用相似极了。

也许是扎克伯格投名状后的奖赏,也许是万事重回了他的成功轨道。他依旧是平稳成功的扎克伯格。

他的看家本领再次奏效,股票大涨,祝他一跃进入了千亿俱乐部。

他越来越像朱朝阳。

一样体面。

一切机关算尽,剧情如同《隐秘的角落》的结尾

朱朝阳在经历了一系列巨大波折变故后,坐在家里,面对静默不语的母亲,依然平静的说道。

“妈,我又考了第一名。”

“妈,我又考了第一名。”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