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创业正文

原创 短视频创业江湖:千万粉丝、首条视频播放超60万,半年0收入?

admin 科技创业 2020-08-29 21:20:10 3 0

原标题:短视频创业江湖:千万粉丝、首条视频播放超60万,半年0收入?

出品 | 创业最前线

作者 | 黄燕华

责编 | 冯羽

2020年短视频厮杀虽然已进入下半场,但各路玩家仍然在撒钱、撒资源,试图招揽优质短视频创作者。

摆在短视频创作者们面前的选择似乎也不少——今年1月,微信视频号内测;5月,知乎发布视频创作者招募计划;7月,微博推“微博视频号计划”;8月,小红书上线视频号。

作为主流内容平台,它们向短视频创作者展示的“诚意”十足。比如微博直接“壕”言将投入10亿广告投放及300亿曝光资源,同时向视频号分成5亿现金。

那么,对于各大平台们抛出的“橄榄枝”,正在短视频赛道拼杀的创业者们该不该收下?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它们拒收的顾忌又是什么?「创业最前线」深入探访了几位短视频创作者,他们的创业故事或许能帮你解答针对短视频创作的些许疑问。

1、多账号矩阵式打法,踏实赚钱最实际

张晓 | 2年+ 以抖音、快手为创作主阵地

2011年,我和几个朋友合伙做了一个创业项目,期间获得过一笔融资,当时我主要负责公司整体运营工作。2012年年底,我回到南京,之后加入了一家南京本地的新媒体公司,负责微信公众号和微博等平台的新媒体工作。

最开始我对做内容有一种执着,知道某个东西很火,但它不太适合自己,比如营销号。

后来朋友劝我,不要按照固有的想法做事,明明能赚钱或抢到红利干嘛不去做?

这番话启发了我。比如当时抖音和快手我不太想做,但我觉得它们能火。因为不管是做营销号,还是做正规内容,它们都是比较不错的选择。想通之后,我便开始做短视频。

2018年2月26日,我在自己的抖音号上发了第一期短视频作品。该短视频内容源于我朋友发的一条朋友圈,讲的是一只猫在公司无人货架上偷火腿肠的故事。看到后我觉得很有意思,就随手发在了抖音号上,当时无人货架还很火,我配了一句“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无人货架会倒闭了”。

展开全文

发布当晚,这条短视频就上了热门,第二天播放量超过了30万,点赞数也破了2万。这个结果让我意外又惊喜,毕竟此前还没有获得过如此大的曝光量。我很受鼓舞,决心继续钻研短视频。之后我还专门买了很多关于编导、拍摄、剪辑,以及电影相关的书籍,自学了两个月多,也去学校找了一部分老师请教。

三个月后,我正式开启了我的短视频创业征程。当时做短视频的团队只有3个人,没有分工,大家是拍摄、剪辑都做。

我们起初选平台很谨慎。当年的A站和B站都没有商业化,其中A站经常死机,服务器曾因欠费停机,而B站的用户量又很小。

我们曾想过做秒拍,但尝试后发现秒拍账号必须拥有一定的粉丝量,发布的视频作品才能获得较好的播放量。

快手和抖音是当年为数不多的采用“兴趣推荐”模式的平台,不过,当时在快手上投放广告的企业客户不多,所有快手主播赚钱都靠直播打赏,且他们做的基本都是秀场直播,也就是聊天直播,而我并不擅长直播。

反观当时的抖音只有短视频,还没有直播,即使没有粉丝,账号也能活,所以我们最终选择了抖音。初步确定创作平台后,下一步就是定方向。由于刚踏进短视频行业,当时我们并没有太多的变现思路,所以陆续地尝试了多个方向:如搞笑段子号、泛娱乐号和本地美食探店号等。

当时特别流行用抖音拍景点,我们就找了南京一个有特色的商场,里头像海底世界一样。我们在那里拍摄了第一期美食探店短视频作品,制作完上传抖音后,我们没有采用付费推广甚至没有朋友圈转发,全靠平台自然流量。

这期短视频作品很快就上了热门,当时播放总量就高达60万人次,点赞数也在5万多。

说实话,我们最初做短视频既没信心,也没钱。我是个比较低调的人,当我在朋友圈说起自己做抖音的时候,是我们所有抖音号粉丝总数已经接近1000万的时候了。我们的作品之所以能拿到抖音的公域流量,离不开我们对抖音规则的深入研究。

比如我们研究了抖音的完播率、小互动,包括一些套路。抖音如果想推一条短视频,那么该短视频一定要满足两点要求:一是完播率,二是点赞互动。只要短视频作品完播率和互动率都高,大概率就会上热门。

对于我们来说,要做到两点:第一,短视频作品拍得时间尽量短;第二,尽量找一些充满争议性或有意思的话题,吸引大家在下面评论。因为我之前做互联网运营,对热点或敏感度的把握相对比较好。

后来我们对比发现,美食探店的市场会比泛娱乐市场要更大。比如我们找南京当地的一些美食特色店和小吃店拍,内容会源源不断地输出。

此外,美食探店号的变现能力也要优于泛娱乐号。因为泛娱乐号只有做到很大的IP,才会有企业愿意投品牌广告。对于我们这种普通创业者来说,其实没那么多品牌愿意投我们,但是本地商家愿意。

当时我们采用一种完全草根的打法,比如我们在朋友圈看到谁发了一家店,如果觉得店不错,就会立马驱车前往这家店,在开车的路上就讨论这家店怎么拍,到哪里开始拍,同时留意附近是否有值得拍的店,拍完之后回公司立马剪完就发。大家执行力很强,每天也都是很忙碌的状态。

仅仅开通两个月,我们的美食探店号粉丝数就暴增至30万。与此同时,我们的美食探店号也接到商家的第一单广告,于是我们决定把主要的精力放在美食探店号上。

紧接着,我们开通了第二个以方言为主的美食探店号。所有短视频作品的配音都是南京本地的方言。后来,我们又开通了第三个美食探店号,拍得大多是一些有意思的段子。

在保证方向不变的情况下,我们采用多账号矩阵式打法,同时还要保证三个账号的差异化。对客户来讲,如果三个账号的粉丝群体都一样,那投放一个账号就行,没必要再投其他两个账号。

此外,我们会将作品同步分发到快手、微视和全民小视频等平台。不过,基于商业化考虑,我们不太会根据它们做一些定制化内容。毕竟,对我们来说,每多分发一个平台,就意味着要多耗费至少几十分钟,它涉及到跟平台的运营对接及上传等环节。如果新平台收入很少甚至没有,那我们宁愿不太更新,把精力放在已有平台上,可能赚的钱会更多。

因此,虽然知乎、微博及小红书等平台纷纷都推出了短视频创作扶持计划,但我们并不太会考虑。因为短视频只是它们的一个功能,而非主业。

以知乎为例,它主要的流量不在视频,而在图文。我们可以在知乎上传短视频作品,但目前比较少客户来投放广告。可短视频对于抖音和快手来说却是全部,所以我们会更愿意把创业的身家押在短视频平台上。

对于平台来讲,投多少亿可能只是一个数字或一个资源,不是它的身家,且最终平摊到每个创作者手里也没多少。所以我们不太会考虑平台补贴,毕竟补贴只是短期而非长期的活动,对于创业团队来说赚钱最实际。

目前,我们团队共有20多人,拥有抖音粉丝总量超过1000万,其中泛娱乐抖音号基本不怎么做了,保持日更至少一期短视频作品的美食抖音号就三个,粉丝数分别为100多万、100多万和30多万。此外,快手粉丝总量也有数百万。

我们主要通过三个美食抖音号变现,偶尔也会通过电影抖音号变现。我们去年营收超过300万元。不过,受疫情影响,线下餐饮停业,我们拍不了,也就没办法接广告,只能拍一些做饭、美食及评测等短视频作品。所以今年1-5月,我们的广告收入几乎为零。

6月以来,我们连续做了几期直播带货,平均每个月做两期。与很多直播带货不同,我们不向商家收取坑位费,而是直接从商品的实际销售额中分成,只是分成比例较高。对商家的好处体现在商品如果没卖出去,自己也没有任何损失。

在直播领域,我们也交了很多“学费”才了解了直播电商行业的玩法。很多头部带货主播单场投放官方广告的成本在30-50万元不等。我们投不起官方广告,做直播带货基本都得靠自家粉丝。我们单场直播时间为3-4个小时,同时在线观看人数也就几百到几千。

不过,即便这样,我们上个月最高收入也就10多万,尚且不到去年单月收入的一半。

未来,我们会把之前总结下来的玩法或经验扩大化,做持续地投入。同时,我们也会把更多精力放在选品上面,选出适合我们粉丝的一些品类。

2、靠直播带货力挽业绩颓势

刘新新 | 4年+ 以抖音、公众号为创作主阵地

我以前是做演出的,2010年回到武汉,随后就进了武汉电视台。

虽身为传统媒体人,但在手机上也能看到很多趋势变化。2016年,我发现传统媒体下滑得很厉害,而新媒体正不断崛起。电视的传播速率和手机的传播速率基本不在一个level(水平)上,通过手机能获得的信息越来越多。

当时有个朋友就问我,各地都有各地的文化,北京有德云社,上海有立波一周秀,怎么到了武汉,除了吃个热干面,就没有别的文化了。听他说完,我内心就萌生了做汉咖文化的想法。

7月份,我正式开启短视频创业生涯。既然是创业,自然不是一个人就行的。所以我通过联系亲友及前同事,最终组建了一支6人团队。

在选平台方面,由于当时大家都流行在微信公众号上进行内容创作,所以基本没有第二选择。随后,我在微信公众号上注册,并起名为汉咖。

在选方向上,我们最初并不想做得多么垂直,而是尝试各种类型,希望能先把IP做出来。我们当时拍过的短视频作品类型包含脱口秀、微电影、搞笑段子以及配音秀等。

到了2018年,我们只留下了脱口秀作为核心,其他类型短视频就再没延伸了,这是因为我们想保证节目的优质性。

以搞笑段子为例,我们拍个段子,这个段子里头,除了能带一些搞笑的状态进去,还能带什么进去?而且现在我们在网上看整个段子包袱节奏都非常快,一两分钟要讲清楚一个段子,还要讲出很多它的场景以及来龙去脉。

显然,我们通过搞笑段子无法将一个城市背后的文化带出来,需要通过语言类节目的形式,一点一点把它精细化表达出来。

我专注做汉派脱口秀后,高峰期做成了日播,每天都有节目播出,而且每天节目的种类是不一样的。

我们发布的第一期短视频作品播放量超过2000次,增粉数百人。不过,我们并没有大力推广,而是完全靠自主转发。我们当时的信条就是:只要微信公众号内容够好,自然就有人帮忙传播。

说实话,我对第一期短视频作品传播效果没有预期,就是试试看的心态。此后,我们也没有明确规划。

因为不懂运营,没有学习的地方,更关键的是,招不到相关专业人士,除了坚持做,没有其他好的办法。最初是一周一期,之后一周两期、一周三期一直到一周七期,我们就这样不停地在做转换。

此外,我们还要思考,比如播一期节目的时候,就涨个几百粉丝,一周播两期又该用什么形式去搭载它,要不停地创新和更换节目种类。

事实上,新媒体行业的变化非常快,机会稍纵即逝,不同时期会出现不同的内容平台。比如我2016年开始做公众号,2017年出现了美拍和内涵段子,到了2018年的时候,抖音就很火了。

此外,变现过程也在不停地变化。我们公众号基本上是靠着广告收入来营生,今年抖音等平台开始流行直播带货,营收来源又发生变化。所以新媒体市场不断在变化,我们要通过不断学习才能跟上。

今年我们也注意到,知乎、微博和小红书等平台都推出了视频号创作扶持计划,它们声称将投入数十亿流量及丰厚奖金支持创作者。

在我看来,任何平台如果只是为了把自己做强大,而不是站在创作者的角度考虑,想留住创作者都很难。现在抖音已经占据了一席之地,让创作者再换其他内容平台也是一件很难的事。

所以,我们在知乎、微博及小红书等平台分发短视频作品的可能性较小。因为不敢轻易换创作阵地,好不容易抢了一块地盘,现在就让我换,新平台体量是否足够大,换到新平台后能否得到持续扶持仍然存疑。

目前,我们团队规模超过40人。在抖音、微信公众号和B站的粉丝数分别为160多万、近50万和28万多。我们短视频作品主要发布在微信公众号和抖音两个平台。今年上半年营收与去年同期持平,这主要是因为我们今年5月以来做了很多直播带货。

接下来,我们会重新规划账号的属性。汉咖账号积累的一些粉丝会继续运营,同时重新开一个账号作为过渡,新账号正在筹划中,预计下个月上线。

【编者按】

短视频创作不易,每位创作者无一不是小心翼翼地探索、试水,屡败屡试,最终从失败的作品中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那条创作之路。

大家看到的是胜利者的笑脸,却往往忽略了成千上万失败者们纷纷离场的背影。和其他所有行业一样,短视频领域确实存在造富神话,但更多的却是那些勤恳的耕耘者。

下一期,「创业最前线」将继续与大家分享两位创作者的短视频创业故事。

*文中配图来自摄图网,基于VRF协议。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