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服务正文

原创 七年布局,美团骑手撑起本地生活新基建

admin 科技服务 2020-08-28 06:04:53 3 0

原标题:七年布局,美团骑手撑起本地生活新基建

相比于商业公司,公众企业的身份,意味着社会价值的更大化。

作者:程 怡

编辑:原 野

满街满巷穿黄色工服的小哥,才是美团最厉害的品牌。

你总能从工服上捕捉到美团的业务变化。它们或者是“美团外卖,送花也快”,或者是“找亲子乐园,上美团App”,总归要表达的核心是“美团App,不止外卖”

这家市值迈入两万亿元的企业,日前提交了一份超出预期的二季度财报,营收增长、经营利润与经调整利润皆转正。

美团二季度营收247.2亿元,同比增长8.9%,经调净利润27.2亿元,同比增长82%,经营利润21.7亿元,同比增长95.5%,经营现金流量由一季度的负50亿元转正为二季度的56亿元。

跃动增长的数字印证着这家扎根本地生活服务行业的电子商务平台,在后疫情时代将本地生活线上化全面提速。

1、

贵州省晴隆县茶马镇战马村,易从斌在这里出生,人生的第二十二个年头,他来到省会贵阳,成为美团外卖骑手。

居住在村里的父亲不了解他的工作,易从斌骑上家乡最后一匹马,表演骑马送外卖,以此来解释他的工作内容。

易从斌每日身穿印着“美团App,不止外卖”的黄色工服,穿行于贵阳市的商家和美团用户之间,完成一单单需求和供给的即时匹配。

当外卖骑手第一个月,他挣了五六千块钱,最高时候拿到过九千多元——这样超预期的金钱回报,即便是再不了解的人,也会产生认同感。

展开全文

外卖骑手的工作,给了他离家近的工作机会和体面的收入,最可贵的是,这位此前并未被生活善待的年轻人,有了拥抱新生活和规划未来的信心。

易从斌是美团399万骑手中的一员,他们一起组成了覆盖2800多个县市地区、一万多个站点的覆盖网络,共同运转着美团超过2500万的日订单。

他们的个人价值同平台的价值和用户的需求联系在一起。

今年4月,“易从斌们”的身份被正式命名为“网约配送员”。他们同时拥有了另外的身份标签:人社部发布的文件明确表示,“网约配送员”是现代城市生活的“新基础设施”。

这意味着,用户口中常常念叨的外卖小哥已经成为新基建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成为运转本地生活线上需求和线下服务的摆渡人,以即时配送网络,将630万商家和4.6亿用户连接起来。

美团搭建的高效到分钟即时物流配送网络,能够做到“配送时间以分钟计、调度时间以毫秒计”:平均0.55毫秒完成路径规划、每小时可以规划29亿次的美团配送,送餐时间从之前的一个小时缩短到现在平均30分钟以内。

再加上以大数据、云计算和AI等先进技术加持的算力运营调配,美团基于海量数据和人工智能算法的实时配送调度系统,会根据疫情期间天气变化、绕开封锁的道路,为骑手优化最佳配送方式和路线,第一时间发到骑手手机客户端上。

美团天然的“服务”基因,令它早早抢跑本地生活服务业新基建,搭建了一个以算力基础设施为核心的配送网络,盘活了中国电商物流体系的一角。

2、

得益于国内疫情的有效控制以及消费市场的显著回暖,第二季度,美团营业收入增长由负转正,同比增长8.9%至247亿元。

“本季度,美团继续发挥城市‘新基建’的独特优势,促进生活服务业复苏,为更多消费者和商户提供了数字化的生活方式和经营模式,推动供需两端稳步增长”。美团CEO王兴在二季度分析师电话会议上如此说道。

作为连接用户与商家的平台,美团的业绩回暖,背后离不开供需两侧的增长。财报显示,疫情期间,美团助力商户数字化转型,带动二季度美团商户数升至630万。同时,二季度美团平台年度交易用户数同比增加8.2%至4.6亿。

在电话会议上,王兴详细阐述了疫情对美团平台的影响:与疫情前相比,美团活跃商家数量上涨了10%,六月底外卖订单数量与疫情前相比上涨了5%;今年8月,其日订单量超过4000万,达到历史新高。

平台增长的需求,催生了美团自身配送网络的壮大。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从美团平台获得收入的骑手数达到295.2万人,其中新增骑手达到138.6万人,占比一半以上。

这意味着,在受疫情影响就业压力较大的当下,外卖骑手已经作为吸纳社会劳动力的有效途径之一,提供了大量就业。美团作为公众企业的担当也在此体现,毕竟,能创收的企业很多,能解决社会大量剩余劳动力就业问题的企业却很少。

相比于商业公司,公众企业的身份,意味着社会价值的更大化。

财经作家秦朔曾经提出一个概念,企业定位正在发生范式转换。具体而言,上个时代的领先企业,大多基于消费者利益、利基市场、核心能力和比较优势等进行自身定位,而当下,领先企业对自身的定位,更多基于社会价值,或者对社会问题与痛点的解决。

当然,公众企业有其两面性。

一方面,它注定被社会广泛关注,尤其当它积极参与重大事件的改善与推进。疫情期间,美团外卖骑手高治晓作为唯一华人面孔,登上时代周刊抗疫群像的封面。

图:《时代周刊》

武汉封城期间,武汉骑手收获了武汉人3.6万次打赏、21.7万次感谢、还有各种防疫物资、生活物资的“投喂”,关怀、夸奖、致敬等等互动行为。

甚至是日常生活中,美团小哥骑电动车摔倒,美团小哥长得帅气,美团小哥冲进后厨炒菜赶时间等段子,都会成为用户谈论的话题。他们成为跟用户紧密连接的群体,任何变化都吸引着关注。

而与此同时,外界对这家公司的审视也如影随形。只要穿上那件黄色工服,在用户眼里,外卖员作为个体的身份已消失,他代表的,便是美团这家公司,于是,任何个体行为的不当,都会加倍投射于这家公司,继而因为后者作为平台的公众效应,被扩散、放大。

一家企业接受多少赞美就要承担多少苛责。

3、

本地生活服务正在成为一门越来越重要的生意。

2019年中国数字经济占GDP比重达34.8%,其中,服务业数字经济比重相比2016年,增长6.3%,成为各行业增速最快。

其实不用看这些宏观且枯燥的数字,也能感知到变化。

美团今年在资本市场的表现非常强劲。5月,美团市值突破一万亿元,短短三个月后,市值再次翻倍,突破两万亿元。从今年年初至今,美团的股价已经涨了150%。

对手的反应,也体现出本地生活线上化的广阔前景。

今年2月,阿里的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表示,本地生活服务是消费产业非常重要的一个领域,阿里有长期的决心和承诺来发展本地生活服务。次月,张勇拉上蚂蚁集团的CEO胡晓明,吹响了支付宝转向本地生活的号角。

硝烟弥漫的战场,足以证明市场的价值。

本地生活的核心是服务,而这正是美团过去10年沉淀下来的优势。这家做团购起家的公司,基因里就带着本地服务的优势。一方面,它提供的所有服务都是下沉到本地,从骑手组成的庞大即时配送网络,到网络所触及的每一个具体节点,即商家,都是基于本地生长而出的。

具体来看,美团所有的配送成本、配送费,人工成本都是基于本地,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优势,所有成本核算完全和本地相关,对于公司来说,只是各个地区的比例问题,不是一个绝对值的问题。

商家也一样,它们要的是本地的效率,本地的回馈。一个地方的美团商家,都是本地的服务商家,它们并不需要辐射到全国。所以,本地触角够多的平台,才最被它们需要。

而美团在每一个城市,都有非常庞大的消费群体和高频的粘性,而且各个本地业务之间的转化也很庞大。进入到本地生活业务,美团不会有地域性的成本差异,这个是很多其他互联网公司要面临的问题。

过去几年,美团一直在业务上快速扩张,发展出美团闪购、美团买菜、美团优选等业务。它围绕本地生活服务领域推出的产品组合日益多样化,既包括平台模式的优选和闪购,也包括自营前置仓模式的美团买菜。

这些新业务都有亮眼表现,美团闪购丰富产品的多样性,覆盖包括药品、鲜花等更多品类以满足用户需求。

而采用自营模式的美团买菜发展迅速,取得了近4倍的收入增长,并继续在一二线城市扩张。

美团所有业务扩张的核心都是聚焦长期发展,业务拓展的方式依旧沿袭核心业务带动周边业务。从吃开始,围绕住、行搭建产品组合,并通过即时配送网络,将服务在本地落地。

正如王兴所言,“疫情加速了各行各业的数字化进程,也让我们看到过去长期投入积累的能力不断创造更大价值,坚定了继续面向未来投入的信心。我们将聚焦‘Food+Platform’战略,在生鲜零售和电单车等新业务领域持续加大投入,‘帮大家吃得更好,生活更好’。”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