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服务正文

美团发力多场景业务协同,打造生态内循环

admin 科技服务 2020-08-28 06:04:37 3 0

原标题:美团发力多场景业务协同,打造生态内循环

一、引子

上周末,美团发布了截止2020第二季度的财报,疫情之下营收达到了247.2亿元,同比增长8.9%,超过市场预期,净利润达到22.1亿元,同比增长152.4%。

其中,外卖业务和新业务的增长是亮点,外卖业务同比扭亏,新业务虽然亏损,但是为美团创造出了多业务协同的场景,增强了美团本地生活服务的护城河。

疫情进入新常态后,美团平台的整体需求与日俱增。用户突破4.5亿,商户突破630万,骑手人数接近400万。根据8月份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团外卖订单已破4000万大关,进一步巩固了自己的领先地位。

二、后疫情时代,美团对商户端的吸引力持续凸显

美团是一个标准的多业务协同的平台型公司,这样的公司但凡要成长,归根到底需要每个业务场景下的to c和to b两方面都同时成长。

比如以美团的核心业务外卖业务来说,抗疫成为新常态之后,许多用户对外卖的需求还在稳步提高。美团的餐饮外卖业务交易金额(GMV)同比增长16.9%至1088亿元,实现营收145.44亿元,外卖日均交易笔数同比增长6.9%至2.4笔,每笔餐饮外卖业务订单的平均价值达到48.8元,同比增长9.4%。

同时,在to b层面,疫情原因导致的线下商户生意持续受到影响,所以美团帮助商户进行线上化数字化的投入获得了大量回报。

商户尤其优质商户的在线化进度,被疫情大幅度加速了。比如在二季度,更多品质餐厅品牌入驻美团,优质餐厅数量上涨114%,其中仅“618外卖节”就有超过4000家优质餐厅品牌参与。

正如我在过去的文章中提到过的:“美团的外卖生意,餐厅尤其超高端餐厅的线上化率被疫情倒逼,强行拉到最高点了,这和在线教育领域清北复交都不得不努力推进全员在线直播课有些类似。我老家所在市中心附近的超高档餐厅,五星酒店内部的餐厅,过去根本不屑做外卖,疫情期间都能订餐了。”

“比如北京的大董,米其林三星餐厅,开始试水外卖。本来它家的菜是吃环境和摆盘的,这些在外卖里根本体现不出来,但是没办法,要增长只能接受新渠道啊。过去美团和饿了么的外卖,不管单量怎么大,核心还是中低端的餐饮,十几-几十块钱人均的,而且到现在应该还有那种专门为了做外卖随便找个巷子里的小破屋开伙做菜的,只是在美团线上的店铺经营维护得很好,专卖那种性价比极高的什么小龙虾盖浇饭,生意火爆。”

展开全文

另外,根据中信证券的研究显示,预计美团在2020年的第三季度,外卖单量增长将达到 30%, 市占率仍将保持小幅提升状态。

美团对商户端的影响力与日俱增,还可以体现在酒旅业务上。因为疫情原因,酒旅业务在Q2的营收下降了13.4%,达到了45.4亿元,其中包括间夜量和间夜价格的数据持续下滑。

但是美团在商户端的影响力却反而进一步增强,二季度高星酒店间夜量占平台整体超15%,同比反而增长3%。

而正因为高品质酒店的加入,尽管收入仍然下滑、但恢复好于预期, 尤其在酒旅业务投入也减少的情况下,使用在线营销服务的外卖商户继续增加,收入继续增长,而广告这种商业模式提升了美团的变现效率,Q2美团酒旅业务的经营利润率 41%,创历史高位。

美团的广告业务收入提升,核心来自于美团的数据和技术能力。

本地化生活服务虽然在标准化程度上不如电商平台如天猫和京东等,因为存在各种各样的非标服务。但是,通过基于海量数据的AI科技,包括浏览、点评、打分、位置和具体订单等,相关消费者内容实现了用户精准化画像,美团具备实现精准供给跳转和匹配的能力,这就是美团提升广告收入的核心原因。

商户一直是美团这个双边平台生意能够维持下去的核心动力,由于和大众点评的紧密本关系,本来中高端餐饮也没法完全无视美团和美团外卖,疫情期间这种合作更加要加强了。而中小餐饮商户疫情期间只能更依赖美团,相信美团可以继续强化自己的盈利能力。

三、新业务持续投入,加码抢占高地

2020年第二季度,美团新业务的收入达到了56.3 亿元,同比增长22.1%,不过调整后经营亏损是14.6 亿元,但少于市场预期。

如前所述,美团的业务成长以来多场景协同,除了到家和到店两大高频场景,美团也持续在新业务方面加大投入,并利用自己积累的丰富的大数据进行AI赋能,这其中就包括了生鲜和单车。

比如采用自营模式的美团买菜发展迅速,取得了近4倍的收入增长,除北京、深圳等城市,美团买菜继续开拓新城,已正式入驻广州。

生鲜是不好做的行业,互联网公司进入这个行业,似乎都会陷入一个困境。因为线上流量越来越贵的情况下,迫切地想找到一个新的线下流量入口,并希望通过规模效应来带动流量的聚集,形成平台效应。然而实际上,如果追求盈利,单个线下店铺必须先获得足够的人流量,才能降低或者覆盖开店成本。

永辉超市这些传统的生鲜商超,经历许多年的积累,压根做不到形成所谓的网络效应和规模扩张。

但是话说回来,本地生活天然就 不是所有的品类都能够实现盈利,毛利率低的品类,其核心功能更多在于引流,而不在于盈利,所以进军本地生活的非餐品类时,区分高毛利的变现品类和低毛利的引流品类尤其重要。

对于很多即时性的需求,如生鲜、、药品、鲜花、日用品和饮料等,其商品属性决定了它天然具备高频刚需的特性,无论是线下还是线上都很容易带流量。

一个在传统商场里已经不是秘密的规则是,一般都会给星巴克、海底捞很低的租金,比如是1元每平方米/天,甚至是免租;而给其它商户的平均租金是3-4元每平方米/天,甚至更高,其核心原因就在于人气品牌们天然具备超强的引流功能,而商超就是需要通过其他商户的租金变现。

通过提供非餐类的商品同城配送服务,美团逐步构建起了一个互联网化的商业购物中心和服务体系。丰瑞资本的黄海曾经评价道:“美团就是中国的711。”

711在日本本身已经是一个比大型商业超市更加方便的存在,但是在中国,既然大部分东西都可以送货上门,那么用户为什么不可以更懒一点,等在家里直接收便利店里的实体商品就好了?

同时,美团的本地出行业务也在发力,本季度美团推出约150万辆新单车替换旧单车,并投入近30万辆电单车。美团的单车和电单车业务 从平均周转率和单位经济模型的角度来看,已领先行业。

说实话,2018年美团收购摩拜的时候,虽然是切对了单车大战烧钱太厉害、行业本身无以为继的契机,但当时的摩拜和美团都无力继续壮大这块业务,在这两年时间里唯有先行选择修养和整顿。

随着美团在核心业务占据市场领先地位,外卖业务盈利逻辑被验证,同时现金流持续提升的背景下,公司才有能力将资源和资金集中投入到更多本地生活服务需求场景的挖掘中,继续扩大平台的生态价值和网络效应。

如今,美团可以更加大胆更有机会去做新业务。

另一方面,新业务能快速发展的根基,是美团的的大量用户、商户和骑手所产生的大量真实的数据,基于这些大量的数据,美团可以不断去解决人们在生活服务各种不同场景中的需求。

2018年7月18日,美团上线了美团闪购业务,这是一个嫁接了传统线下零售商的货、然后为用户提供30分钟到货的生活服务平台。到今天为止, 美团闪购覆盖全国2500个市县。

美团闪购的商品覆盖了包括药品、鲜花等更多品类以满足消费者需求,5月“母亲节”期间,美团闪购的鲜花类商品订单增加3倍,首次试水的花艺师直播1小时内送出了近2万个订单。

四、结语

如今的美团,已经占住了线下生活服务里最高频的到家、到店和出行等主要场景,并获得了行业领先地位。

未来,基于数据和技术层面的优势,美团需要更多像美团买菜和美团优选这样的新业务来进行多场景协同,这也是美团能否发挥Food+Platform战略定位的关键。

正如美团CFO所说,:“数字化趋势将带来更多机会,我们将在具备成长性和长远回报的新业务领域,坚持长期理念积极投入。我们相信美团在本地生活服务行业的先发优势能更好地抓住新机会,创造协同价值,并最终让商户和用户及生态参与方都能从中获益。”

未来美团的本地生活服务,会越来越像传统购物中心和线下零售商们的互联网映射。 无论是到店场景还是到家场景,无论是商品还是服务,美团的本质都将成为基于互联网的一站式购物和服务中心。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