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创业正文

原创 打工妹成A股龙头,为什么说富士康是黄埔军校?

admin 科技创业 2020-08-25 04:16:59 2 0

原标题:打工妹成A股龙头,为什么说富士康是黄埔军校?

马云说:阿里巴巴每年都会向社会输送1000名人才,他们带着在阿里工作的丰富经验,造福其他企业。这个言论被部分人解读为马爸爸的漂亮话,裁员不说裁员,而说成是造福社会。但仔细想想,马云的话也并非无的放矢,现实中有些龙头企业的确已经成为业界的“黄埔军校”了,比如中科院的高端院士,被企业用10倍的薪酬给挖走了,而相对低端的代工业,同样有类似的桥段,比如打工妹王来春,曾经就是一名富士康流水线操作工,后来辞职创业,一手打造的立讯精密,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小富士康”。她是郭台铭的迷妹,车间里到处都贴着总裁语录,她又能周旋于电子业界,甚至能借助老东家崛起。事实上,正是来自郭台铭的订单,王来春的事业才步入正轨。

现如今,立讯精密收购纬创,准备进军iPhone组装业务,早已成为代工业不可忽视的力量,整个A股都看好其发展势头,股价涨了10倍以上。

面对高高在上的代工大王,逐渐崛起的中小型企业,正在想尽办法吸纳人才。电子业界都盛传富士康没有核心技术,却有着非常极致的生产管理:依靠多年的积累,建立起庞杂的运营系统,利用大规模优势把成本降到最低。如果再加上政府关系这一层,富士康虽然有老朽之态,但足以长寿。其中,全面性管理人才就自然成为业界香饽饽。

切入iPhone业务,立讯精密要做哪些事情?

立讯精密能成为A股龙头,绝非偶然。创始人王来春在富士康做得顺风顺水,可以说,已经成为大陆干部的最高水准,前途可谓光明。但这位女强人毅然辞职,现如今身价23亿元,变身中国最有钱的女性之一,有股子郭台铭的豪气。

在采访中国区产业链时,库克站在王来春旁边,盛赞立讯是:超一流的工厂,将了不起的精良工艺融入AirPods制造。事实上,除了AirPods之外,立讯还曾经陆续拿下iPad内部线、MacBook电源线、Apple watch无线充电和表带以及Type-C等关键订单。另外,王来春还效仿富士康模式,采用集团总指挥、事业群独立运营的模式,而且敢于尝试新鲜的业务,如5G设备、自动化机器以及医疗器材等等。这些业务有些正在研发,有些则实现收支平衡,是前瞻性的必然举措,也是未来之火种。

毫无疑问,王来春是富士康黄埔军校培养出的第一军官,她的优秀素质离不开郭台铭的言传身教,日益崛起的业务又离不开富士康的大手笔投资。所以,王来春的高明之处正在于平衡自己和老东家利益,以一种合作共赢的态度来泰然处之。现如今,摆在王来春面前的最大课题是如何顺利切入iPhone代工业务,又不惹火老东家。

展开全文

相比于零部件的制造,iPhone无疑更加复杂,而且利润非常低。任何一个小小的失误或者成本超标,都有可能被“出货量”放大千万倍。相信很多人都记得iPhone5巨大的失败,仅仅是一两毫米的外壳划痕以及一些DOE数据的疏忽,就酿成产业链上百亿的损失。其中,最惨重的就是富士康,几乎亏掉了前些年的全部利润。换句话说,iPhone代工业务有点儿像刀口上舔血,相当之危险。早在2017年,纬创杀入iPhone代工领域,本来豪情壮志地想同富士康、和硕呈现三足鼎立之势,但无论从前期报价,还是中期规划,以及后期的品质维护等等,都做得非常糟糕,以至于苹果管理团队对其彻底失去信心,如今落得个被收购的下场。相比之下,王来春的操作就更加聪明,她深知终端代工的精髓,最核心的部分就是系统以及执行的细节参数。所以,她干脆直接购买下纬创的操作系统,这个系统再烂,也具有一定的雏形,没有必要从零开始。然后,更惨烈的事情正在发生,她需要懂iPhone的团队,大量密密麻麻的工程师。如此背景下,富士康管理人才成为首选,而如何挖到金子又不伤和气,则考验着王来春的智慧和情商。

高端制造,为什么说富士康是黄埔军校?

立讯精密收购纬创的iPhone业务,基本困于低端,如iPhone SE、iPhone8、iPhone XR等富士康、昌硕嚼剩下的东西,纬创甚至不能参与新产品的NPI试产工作,而这恰恰是iPhone代工业最核心的竞争力。前文提到失败的iPhone5,首先来自于设计的缺憾,再有就是NPI阶段的试产疏忽。随后,整个产业链痛定思痛,包括苹果的设计团队、上下游的供应商都变得战战兢兢,但改善绝非一朝一夕,而是接近10年的细节积累。所以,iPhone最核心资产,正存储于密密麻麻的文件中以及从业者的意识中。按照王来春的风格,她应该会选择性地挖掘一些产业链精英,快速构造起iPhone体系。

面对人才的流失,昔日的代工大王也陷入尴尬,事实上,富士康在深圳早就有电子业黄埔军校的“美誉”。因施行半军事化管理,富士康员工有着强大的执行力,常有一种使命必达的情愫。在如此高压环境中,存活下来的人物自然都有百炼成钢的老兵。

此外,郭台铭创立富士康之初,就基本放弃“精英策略”,自诩有一流的客户,二流的设备,三流的管理,四流的人才。富士康不招聘清北毕业生 ,而是普通的二本学校,这些人被填到一种精密的系统中,发挥工具性的作用。正因如此,郭台铭从来不担心四流人才的流失,毕竟,他能招聘到大量的“工具人”。当然,早些时候也并没有昌硕、立讯、欧菲光这些企业争抢工具人。现如今,这些比之富士康略差一等的代工商,正在想尽办法来掘金产业链人才,许诺给高薪和股票,正是希望其能快速构建起类似iPhone的精密系统,而聪明的富士康人才也不再局限于完成KPI ,或者单一功能的工作。大家越来越清楚,精密的流程+表单正变得价值连城,而完整的团队更是黄金资源。

代工业人员被视为低等的四流人才,是有一些偏颇的。如今产业链全面崛起,加之,人才自己也找到将自己打扮成精英的通道,谁能留下稀缺的精英资源,谁就有话语权。总之,薪资、成就感、安全感、幸福指数...都将成为招募精英的关键筹码。(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